在线留言
联系方式
咨询热线:0551-87588168 0551-87588555
部门导航
推荐阅读
recommend
《古文观止·介之推不言禄》 (四)
来源: | 作者:ljctwhjyxx | 发布时间: 2020-07-30 | 309 次浏览 | 分享到:


我们继续来学习《介之推不言禄》

我们无论做什么样的事,都要守住本分。事无论大小,你尽心尽力做好,尽忠你的职守,这个是本分,是应该的。所以做了以后就放下。做了以后放下,你得到什么好处?心就平了。你这个心平了,你本来那个性德,它就会开发出来,你的命会更好。你如果虽然尽本分,但是你没有觉得是本分,你做了以后放不下,居功,一居功就会出现傲慢。居功如果得不到你自己认为应有的报酬,你就要不平,愤怒,嫉妒,这种种不好的情绪出来,就会让你犯了大错,招来杀身之祸,在歴史上甚至是灭族之祸。这个要很明白。

所以这里介之推就说出他的观念,不能“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下面这几句就说,如果是“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以这样的观念来进行赏赐和接受赏赐,就变成这样,成为什么?“下义其罪,上赏其奸,上下相蒙,难与处矣。”“下”就是下面的,下级,属于臣子,他以罪作为是义,贪天之功是不是罪?你做了以为是功劳,这就贪天之功了,就变成罪了。那你还以为我是行仁义之事,应该得到应有的报酬,这种心理就已经是罪了。

那我们想一想我们会不会很容易犯这个罪?这个罪最容易犯的。讲个小故事,在一个新兴的城市有一个人,很有能力,拼尽全力,建了一个电视台,为这个城市的人民播放新闻、节目。建个电视台不是那么容易的,这里面设施,物质方面虽然说是政府支持,但是你要有很多人才。这个小城市是新兴的,是你自己要做,又不是上面派人来的。所以他把这个电视台建了以后,这个电视台渐渐的,从技术、外部设施,都有电视塔,什么都建好了,已经进入正轨,各个方面都小有名气。在同级别的城市当中它已经占有一定的地位了,已经很好了。刚好到这个最兴旺、最好的时候,他到了退休年龄,看到新人坐享其成,想想自己那个时候可苦了。所以他心里就不平,他这样一不平,回去一个月就生病,三个月就死了。完全是郁闷死的。 

我就老是记住这个故事,觉得很可惜,他那么有才情,身体也还好,年纪也不大,他如果静下心来好好修学,更加完善自己的生命,有什么不好?他就是不平,他就是气不过,就这样气死了。不过他这是气死自己的,还是小,如果你这一个不平,你嫉妒,你做了危害大众的,那事就大了。所以这个说明一个人能够形成正确的思想观念,来指导你的人生,是何等的重要!所以中国古人贵“朝闻道,夕死可矣!”你不明白道理,糊里糊涂就死去,一定就到三恶道里面去,人要活得明白,生命不在于长短,在于质量。生命的意义不在于富贵,在于能够明白。你能够明白,我们看歴史上颜夫子,“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他多乐!

所以有一位老先生说一句话,很有道理。他说:“天堂的人一见面就乐;佛国的人一见面就是缘;地狱的人一见面就是恨。”你看他说出这三个世界,这三个世界不是等以后,是现在,现在就乐,当下就在天堂,是不是?你一看不顺眼,一恨,马上就在地狱。所以我们不要让我们的性情起起伏伏的,一下子在天堂,一下子又在地狱。我们要保持,在哪里?保持在天堂,保持在佛国,要保持才叫做“其乐无穷”,要无穷,不要一刹那,不要两三天,要永远的保持。所以你有一个好的思想观念,你的人生就不一样。

所以你看就在一念,一念之差,就是罪。你贪天之功,你以为这个是你的功劳,你以这个罪作为义,又是一个罪。“下义其罪”,能理解吧,以这种念头和行为,贪天之功,这种罪以为是道义,以为是仁义。“上赏其奸”,上面的领导人对他这种罪过的行为跟念头,如果作为臣子来说,是奸臣,是吗?是奸,你还赏赐奸,也就是赏赐这种居功的人,那么这样就变成“上下相蒙”,上面跟下面的人都是糊里糊涂的,没有一个人明白。

所以屈原说:“世人皆醉,唯我独醒,世人皆浊,唯我独清。”你不要以为他说这一句是不是太傲慢了?他是说实话,他看得清清楚楚,他就是尽心尽忠才遭楚王贬。这也说明一个问题,只要人钻进名利圈里面,就蒙了,“上下相蒙”的“蒙”是不是这样?所以千万不要钻进名利圈里面,这个非常重要。我们从哪里开始做起?从你做了好事,老师没有表扬你,还批评你,你不会心里难受做起;从你有成绩,做得好,老师还误会你,同学也没有认可你,你怎么样?你心里平和,并且反求诸己,更加努力的学习,从这个做起。不然,你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就会觉得失意。我们如果现在就有这种良好的心态,你没有失意的一天,什么都是乐。所以这个“上下相蒙”,就是都活在不明白当中,于是就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难与处矣”,这样的人就不要跟他相处,确实是这样。

你如果到一个公司去,如果公司里面所做的这些事,都是合法合情合理的,服务大众的,好的,并且老板跟他身边的人都是很正直,坦诚相见的,你在里面就是当不上什么重要的人物,只当壶叔也可以。壶叔记得吧?十九年来,他都替公子重耳端洗脚水,洗洗脚,服侍重耳的生活的,好不好?好!还是好的。你替老板打扫打扫办公室,做做卫生,还是好的。整个公司它所运作的,一股正气,都是为大众服务,你就有一份在里面,你不用想有,也有。

所以我们要明白,无论我们的能力大小,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要明白,要看得清楚。介之推他说,如果是这种情况,“难与处矣”,就不跟他相处,也就是不跟他共事。那么他这一席话说出来,他的观点非常明白,所以值得我们学习的,就是我们要尽本分,不贪天之功,你要紧紧地记住这一条。我们千万不要钻进名利圈里面,人才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个叫做有智慧。

那么他这一席话在哪里说的?在家里。跟谁说的?跟母亲说的,所以把心里的全部都说出来。那么我们看他母亲怎么样?“其母曰”,“其”就是指介之推,他的母亲就说,我们看,他的母亲说多少次?三次。她这个是三番试问,她问他,看看儿子的想法怎么样,所以第一问,她说:“盍亦求之?”这个“盍”就作为“何不”这样来解释。

我们接下来看,说“盍亦求之?”那你何不去向晋文公求啊?你有做这些事,可以向他去求,如果不向他求,“以死谁怼?”这个“怼”就是怨恨的意思。不然的话,你就是怨恨到死也这样。你到死都没有得到赏赐,要怨谁呢?你怨恨有什么用呢?让他跟别人一样去求禄。有功就要受禄,对吧!这个时候我们看,介之推的观念刚才只是发一通议论呢,还是真的已经形成了这个观念,付诸行动了,也就是说他这个观念是真的还是假的,是说说理论呢,还是自己认为这样就是对。我们一般对于这些理论,如果听人家说了,觉得也有道理,这样就过;或者是你深入进去,觉得很有道理,彻底的,老老实实的在生活中去落实,这个观念就成为你的了,是吧。这个就是真的,它不会变,所以我们就看看他会不会变。

“对曰”,“对”就是回答,谁的回答?介之推回答母亲说:“尤而效之”,这个“尤”解释为过错,人家错,我还去效法他,学人家错的,“罪又甚焉”,这个错比那个犯错的人还要厉害。这个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就碰到很多,“你自私自利”,“你还自私自利呢!”谁甚焉?他骂你,你也骂他,他骂你,你知道他是错的,你还去学他的过错,这就甚焉,是吗?我们是不是都这样?特别是我们还没有学习《弟子规》之前,他骂你一句,你骂他两句,赚一句。会不会有这个心理?(会。)“我骂得他没有话可说了”,你就觉得很高兴,觉得自己已经占了便宜。

所以我们要明白这些道理。圣贤教我们:不见他人过。就是他人有错误的见解,我们不要跟他一样。“不见”不是看不见,看不见是糊涂,那你就变成是非、善恶,你都颠倒,你都不分,这叫糊涂。我们知道,但是我们绝不学不对的,这个也叫做善学,所以我们学习要善学,要好学,学好的,不学坏的。每个人都有他好的地方,有他的优点,你老是学人家好的,你就是一个大好人;你老是学人家坏的,你就变成坏人,是不是?所以这些道理我们要明白。

“尤而效之,罪又甚焉”,知道他这样做,是贪天之功,说他是错的,我还去学习他,效法他,那我比他们还不如。第二层意思,“况出怨言,不食其食”,我刚才说那些话就已经是心中有点不平说出来。所以他的反省功夫很强是不是?刚才我有这个观念说这些话,你真的功夫深,就是你很平和,不出怨言,我还把这些话说出来,说明里面还是有点不平,出怨言,这样也就犯了一个错了。所以“不食其食”,就是说不能食晋文公的俸禄了。说出这样的话。你看这个心念,就比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起心动念要细了很多很多,是不是?所以虽然他说话说得很有道理,但是一听就知道他心里还有不平,就能够清楚。如果你真正没有这个念头,你就不这样说了,特别是说得很激动,很激昂,象是感慨陈辞。

这样回答了以后,母亲第二次试问,“其母曰:‘亦使知之,若何?’”那你不求这个功,也让人家知道一下怎么样?作为常情,“我不是要这个功,但是也要让你知道”,我们有没有这个心理?有。有时候不是说很自然,是不知不觉就这样显现的。这件事是我做的,我不是要表扬,但是你知道,我还是挺高兴的。就是你替同学晒晒被子,抱出去了,如果那个同学看到你晒,他就说:“谢谢你,替我晒被子。”你听了就说:“不用谢,顺手。”但是你当时心里就高兴。如果他看到以后看一眼,就好象没看到一样,就过去,你心里不舒服,会不会?会啊!你看我替他晒,他都好像没看到一样。其实你心里做这点事,你都觉得有功在里面,所以你才会起不平。

所以这篇文章中介之推的观念回归到我们身上来,我们去应用,用处可大了,你的心就会平。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有没有这样的事?有啊!所以母亲说,按照常情,常理,一般人的这种心理,这样来试问他,“让他们知道怎么样?”“对曰”,介之推回答说,“言,身之文也,身将隐,焉用文之?是求显也。”这个“文”读wèn,作为动词,就是纹饰的意思。我们说话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装饰我们这个身,装饰我们的行为。

比如,妈妈放的那颗糖是我最爱吃的,刚好妈妈不在家,我偷吃那个糖,正好妈妈回来了,你就用行动来纹饰,假装在读书,吃了以后再放下来。是不是纹饰?有没有这样?(有!)所以我们落实《弟子规》,“事虽小,勿擅为,物虽小,勿私藏”,对于物品,我们也不要占有,不对的事就不要去做,那也就不用掩饰,是不是?这样说了,如果要用语言来纹饰,“是求显也”,就是在求显,这个刚才我们也已经解释过了,就不用再说了,举那么多例子都是为了让同学们理解“显”和“文”这两个动词。

“其母曰”,他的母亲又第三次试问:“能如是乎?”你真的能够这样做吗?他这里没有回答“能!”但是他确实能做到,所以下面又有一句话,“与汝偕隐”,母亲陪着你一起去隐居。你看,多伟大的母亲,成就儿子的德行,陪着儿子去隐居。现在在座好多同学的母亲也都说,“孩子,你好好学,妈妈跟你一起落实《弟子规》。”你没当那回事。但是你如果读这个很感动,介之推的母亲能够这样,你妈妈跟你这样说,你也会感动。“妈妈在家里也在落实,陪你一起学,孩子你好好学,妈回去也要改,也要好好学。”所以接下来这一句是说他们母子的实际行动,说了马上做。这一点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懂了,明白了,这个该做,马上就要去做,不要说这一句等明天再来,明天没有这个缘份了。所以“遂隐而死”,他不是隐半截。

好,这件事,晋侯终归会知道的,当时为什么会不知道呢?就是他回来不久刚好又有事,所以就忘记了,当时的事很多。后来晋侯知道这件事,“求之不获”,就派人去找介之推,“求”,就是寻找,寻找介之推,要给他相对的禄。“不获”,就是找不到。找不到,又听说他是和母亲到绵山上去归隐,绵山是地名,所以“为之田”,把绵山周围这些田地作为他的祭田,“之”就是介之推,“田”就是祭田,在这里耕种的这些老百姓就要祭祀介之推,都有人祭祀,有人纪念。

这里晋文公知道自己是一时疏忽,它有没有说“我是一时忘记”,有没有说这样的话?不用说。你已经当时疏忽,就已经这样了。所以说君子改过从哪里改?君子改过是从实质上改,实质就是马上用行动去改;小人改过从哪里去改?从语言上改,“这个都是我的错”,说了以后,没有去改。所以我们改过也要效法君子,从实质上改,这就是真改,真改,你才会有进步,你才得利益。如果从语言上改一改,认一个错,“老师,我错了,这个我该反省”,但是反省了以后,改,就要从实质上改,君子改过;如果说了,还照犯,就是语言改,叫做小人改过。这个“小人”不是骂人的那个“小人”,而是说一般人的改过,你不是真干。

晋文公从行为上来改,还用语言,说以绵山来作为介之推的祭田 “以志吾过”,这个“志”是通假字,同“记”,是来记我的过错,所以我的过错是要通过绵山周边这些祭田,这样几乎全国老百姓都知道我这个错。所以错怕不怕被人知道?不怕!我们的错要让人家知道。“以志吾过,且旌善人”,这里面有两方面,一方面是记我的过错,另一方面就是表彰善人,这个善人就是介之推。善人善事被表彰,就有人效法;那我这个过错我也要彰显出来。所以最后这一段是晋侯改过爱贤的行动。

德育故事《少娣化嫂》里面有两句话:贤者化人从我,不贤者坏我犹人耳。”贤者他是化人从我,我有错,也要明明白白的让人家以我为戒。那不贤者呢?我对你挺好,你对我不好,我也对你不好了,“坏我犹人”,所以俗话叫做“一般见识”。有时候你会自我安慰一下说:“我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所以每个同学都能够把经典落实在生活当中,穿衣、吃饭、睡觉,都落实经典,就是化人从我,这个就是贤人;如果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你坏,我比你还坏,坏我犹人,那就叫做自甘堕落,是自己干的。所以人家骂我们,我们用不用还嘴?不用的。我为什么要坏我犹人呢?那一句跟坏我犹人衡量一下,哪一个得真利益?你还要感谢他?

你没事的时候,觉得自己这几天可平和了,也不生气,心里可欢喜、可好了。刚好一转身,“是谁,把我的衣服弄得皱皱的,气死我了!”人家不经意一个行动,马上让你刚才那个平和化为乌有,你是不是真平和?你正确的观念有没有建立?你这个道理有没有真明白?你真明白,跟同学们说实话,我们学圣贤的教诲,说“解难行易”,能不能理解?确实是这样。但是我们老是说:“不对呀,我这个道理都懂,但我就是做不到。”同学们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和这样的语言?你不真懂。你没有全懂,没有懂透彻。如果你真的懂透彻,做起来很容易,并且做了以后还“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所以我们要用这个去勘验,我们是不是真懂,我们懂了以后有没有去应用。我们学了是要得真利益,不是懂了几个道理去说别人。我们学都是为了改正自己错误的思想观念、行为,不是为了拿这些去说别人,如果我们能做到这样,那我们就得真利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