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留言
联系方式
咨询热线:0551-87588168 0551-87588555
部门导航
推荐阅读
recommend
《古文观止·介之推不言禄》 (三)
来源: | 作者:ljctwhjyxx | 发布时间: 2020-07-08 | 183 次浏览 | 分享到:


我们接着来学习《介之推不言禄》。

上一次,我们学习到孔老夫子《春秋》,就是为了春秋的大义能够在后世推广开来,能够彰显这种大义。“乱臣贼子惧矣”,他不敢做坏事,天下太平。圣人在书里所要显示的大义,我们一般人,说实在话很难看懂,所以就有一些大德、仁人志士,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德高学博的学者专家,他们给这个经典注解、解释,帮助我们去理解《春秋》的大义。到了汉朝的时候,根据《汉书·艺文志》里面所记载的,给《春秋》作注的有五家,五家当中,《邹氏传》和《夹氏传》都是十一卷,但是失传了,没有传下来。传下来的有《公羊传》、《谷梁传》和《左传》。《左传》,它是用文言文来注释的,当时汉朝叫做古文,《公羊传》和《谷梁传》是用接近于汉朝的文字,就叫做现代文了,但是在我们现在来看还是文言文,是古文。《左传》 相传是春秋晚期鲁国的史官左丘明所作。左丘明非常有名,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他作的传就叫《左氏传》,是对老夫子的《春秋》作的传,所以就叫《春秋左氏传》,简称《左传》。我们要学习的这篇《介之推不言禄》就选自《左传》,时间是僖公二十四年。

下面我们来看《介之推不言禄》这个题目,“不言禄”,禄是俸禄。现在我们还要先来了解一段历史,帮助我们理解这篇文章。

我们知道周王朝分西周和东周。西周时王道还行得非常好,到了东周的时候,出现了春秋五霸,战国七雄。西周武王,他也是一个圣王,“文武周公”。圣王在位,天下治理得非常好。武王的儿子有很多,继承王位的就是成王,周公旦辅佐他。武王有一个儿子,他还未出生,武王就梦到,将来要给这个儿子取名“虞”,并且要封唐那个地方给他。这个儿子出生就取名叫虞,后来成王把唐封给他,是现在的山西,当时叫做唐。虞到了那个地方,经过了许多代,到了晋武公的时候,改名为晋。我们知道古代一般是嫡长子继承制。传到晋献公,他有九个儿子,其中有三贤才,是申生、重耳、夷吾,有贤德,大家都称赞他们。申生被立为太子,申生德行很好,他的母亲是当时春秋第一个霸王齐桓公的女儿,同母的妹妹又是后来也同样称霸的秦穆公的夫人。重耳的母亲是边疆一个小国家,叫狄国,是那里的人。夷吾的母亲跟重耳的母亲是两姐妹,也是狄国人。

献公到了晚年,宠爱一个妃子,叫骊姬,骊姬生了个儿子,叫奚齐。生了儿子之后,骊姬就起了私心,献公到晚年又糊涂,宠爱年轻的妃子,就想废太子。废太子是要动摇国基的,他还不敢动。本来太子是要在父亲身边的,在都城,不能远离。献公却让三个儿子都到外边去戍守。申生戍守在曲沃那个地方,骊姬派人跟申生说她做梦梦到他母亲了, 让他回来去祭拜,祭拜了以后要把这些祭品献给他父亲吃,也就是肉亁,叫做脯。于是申生就回来祭拜他母亲,并且把肉亁献给他父亲。骊姬是在晋献公出外打猎期间使的计,这个时候献公还没有回来,她就让人先把肉亁收起来。过了两天,献公回来了,厨房里的人就把肉亁端出来,说是太子献的,骊姬事先让人偷偷在肉亁里面放毒,等到献公要用的时候,她就说,不要吃,不要吃,要先看看有什么问题,所以就先拿一块肉给狗吃,狗吃了就死了。晋献公当然生气,儿子要毒死他。申生听到这件事,诚惶诚恐,很害怕,所以他就回到曲沃那个地方去。人家就跟他说,这件事非常明显,是骊姬陷害你,你就去跟你父亲说,把冤案平反。申生却说,不行,我父亲现在已经老了,骊姬又很会照顾他的生活,父亲见了骊姬就很高兴,如果把这件事揭露出来,骊姬就要被处死,那样父亲虽然从刑法上处死骊姬,但是从情感上就会不开心,所以我不说。人家又说,不说你就走吧。走,他是有地方走的,他可以去他外公那里,也可以去他妹妹那里,也就是说,他可以去齐国,可以去秦国,齐国是在晋国的东边,秦国是在晋国的西边,都非常近。但是申生还是说不行,因为现在自己背有毒害父亲的恶名,谁能够收我呢?既然事情发展成这样,我还是自杀吧,所以他就自杀。

刚好另外两位公子重耳和夷吾要来朝拜他们的父亲,当然也就要朝拜骊姬。有人跟骊姬说,这两个公子是来向她问罪的,其实大家都知道是她陷害太子,只是晋献公不知道而已。骊姬一害怕,就跟献公说,太子申生毒害你这件事,这两个公子也知道,有参与。这两个公子一听很害怕,就回到他们的守地去,没有向父亲辞别,晋献公很生气,要杀他们。重耳就逃到他母亲的那个国家去。重耳当时已经四十三岁了,他一贯礼贤下士,一些有德行、有才情的人都对他很尊重,都喜欢跟他交朋友,这些人就跟随他逃亡。

其实害人终归不好,有因果。后来晋献公一死,奚齐能够当诸侯国君吗?不能!他就被里克杀了。杀了以后,本来是要迎重耳回来的,重耳不敢回来,就迎夷吾回来,这就是晋惠公。晋惠公死了以后,儿子继位,就是怀公。在《左传》里面就有记载。狐突是狐偃、狐毛的父亲,当时狐偃、狐毛都跟随重耳流亡在外。狐突有一次坐车,车都有布帘,他揭开一看,太子申生坐在里面。申生告诉他,我已经奏凖天帝了。说明申生死了以后就升天,做神了。要把晋国的土地给秦国,因为惠公做的事不符合法度,不符合天理。秦国会祭祀我的。狐突就说,不同姓就不享他的祭祀,你还是重新考虑一下吧,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方法,就是不要让晋国灭国。申生就说,好,那我回去再奏请天帝。我会让一个人把我的意思说出来。说完,申生就不见了。十天以后,狐突到那个地方,就有个人说,不久上天就要惩罚晋惠公了。在这篇文章里面就有说:“惠怀无亲,外内弃之”。

再说到重耳,他在狄国住了十二年,当时跟随他的人有一部分就走了,一直跟随他,忠心耿耿的,有十多个人,其中就有五贤士。我们看过去的人多么讲信义,非常苦,住在狄国,寄人篱下,十二年。惠公派人杀他,他逃往齐国,住了五年。后来齐桓公死了,齐国不大太平,他又出来流浪。走到卫国的时候,重耳饿得实在是支撑不住了,在旷野里,看到一个农民,就很恭敬地向他乞求一点食物,当时卫国可能也碰到灾荒,人民也没有什么吃的,那个人就从地上抓了一块土放到重耳装食物的那个碗里。重耳真的既伤心又生气,这时狐偃,也就是咎犯,重耳的舅舅,就对重耳说,这太好了,你要很高兴很感恩地接下来,这是上天对你的赏赐,有土,就说明你会有国土,有土地才会有立足之地。从这里也说明“境缘无好丑,好丑起于心”。所以重耳就接下来,很高兴,真的是非常感谢,不生气。

当时他们过得非常苦,到很多地方人们都不理他,都没有以待公子之礼待他,都瞧不起他。他忍辱负重。有一次,他饿得昏了过去,跟随他的介之推就从自己的大腿上割下一块肉,用火烤熟之后送给重耳吃。我们想一下,重耳都饿得昏了,介之推饿不饿?(饿!)但他还割肉,割肉会不会痛,会不会流血啊?会啊!他还要走路。我们想一想就知道。一直跟随他的这些人,五贤士就是介之推、赵衰,就是赵盾的父亲,还有狐突、先轸、魏武子 ,还有贾佗。他们在外流浪多少年?十九年。到重耳六十二岁,晋国的人民都盼他回国,秦国就派兵帮助他回国,复国。

重耳回国后,就对群臣进行大赏赐。现在我们对这个题目清楚了,介之推这个人,我们就知道了。重耳回国之后,就是晋文公,后来继齐桓公成为春秋第二个霸主。他勤政爱民,把晋国治理得非常好。说到这里,又不能不说,他怎么赏赐呢?他赏赐有他的规矩。有一个人十九年跟他在一起,这个人叫做壶叔,没有什么才能,但忠心耿耿,服侍重耳的生活,点点滴滴,非常卖力,很用心的去做,做了十九年。回国后,他继续服侍重耳。有一天,就问,臣服侍您这么多年,您回来赏赐已经三轮了,为什么没有赏赐我啊?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重耳就将他进行赏赐的原则说给他听,什么原则呢?赏赐有四等,第一等:导我以仁义,防我以德惠。就是能够引导我从仁义,防止我缺失德惠,这样的人是第一等赏。所以我们就想,难怪他能成为五霸之一,这样一来,有仁德的人就会亲近他,他做事就会少过失。我们也要反省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是要听好听的话呢,还是要人家导仁义,防德惠?我们往往喜欢哪一个方面的?如果有不对的就要转过来,我们要学有所成。这样学这篇文章才能得到好处。再看次赏:辅我以行,卒以成立。就是辅助我建功立业的,这是第二等。我们来这里学习真正能够改掉我们的毛病习气,成立我们的德行,这是第一等重要的,第二等才是我会讲课,会什么什么的,你要以第一做基础,你才能有第二,是吗?我工作能力强,我会讲课,我会写文章,都得先要把三根扎好,先要有德行。能够对你导仁义,防德惠的就是圣贤的教诲,就是经典,你要依教奉行,老老实实的去做,所以我们最最感恩的就是圣贤,就是我们的导师,他才能真正导我们以仁义,防我们德惠的缺失,这件事最重要。那么辅成立,辅助,这些大众,成全我们,护持我们,让我们能安稳的在这里学习,这个恩德也很大。家庭父母、国家、社会都有大恩德。再看复次赏:有矢石之难,汗马功劳。矢就是箭,矢石就是打仗,这些立汗马功劳的人,我们本来以为是最大,但是列为第三等。又复次赏:力事无补吾缺。很卖力,很尽心服侍我的生活,但是对我的过失不能补救,对我的德行无补,这样就是最次等的。但是力事也有苦劳。不叫功劳,叫苦劳。于是晋文公就和壶叔说,下一轮再给你,你是属于力事的。他这样对群臣大行赏赐,晋国的人民听了就很高兴。好,现在我们已经对这个题目的背景以及题目都了解了。我们就可以进入正文的学习。

 

介之推不言禄

——《左传·僖公二十四年》

晋侯赏从亡者,介之推不言禄,禄亦弗及。

推曰:“献公之子九人,唯君在矣。惠怀无亲,外内弃之。天未绝晋,必将有主。主晋祀者,非君而谁?天实置之,而二三子以为己力,不亦诬乎?窃人之财,犹谓之盗。况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乎?下义其罪,上赏其奸。上下相蒙,难与处矣。”

其母曰:“盍亦求之?以死谁怼?”对曰:“尤而效之,罪又甚焉!且出怨言,不食其食。”其母曰:“亦使知之,若何?”对曰:“言,身之文也。身将隐,焉用文之?是求显也。”其母曰:“能如是乎?与汝偕隐。”遂隐而死。

晋侯求之不获,以绵上为之田。曰:“以志吾过,且旌善人。”

 

好,这篇文章有四个自然段,中间两个自然段是主体。我们先来看第一个自然段:“晋侯赏从亡者,介之推不言禄,禄亦弗及。”这可以说是点题:介之推不言禄,也是做了一个铺垫。“赏”字贯穿全文,前面说“晋侯赏从亡者”,下面两段母子的对话,就是介之推对“赏”的独特看法。

晋侯行赏,“介之推不言禄”,就是说介之推不说,所以“禄亦弗及”,赏赐也就没有轮到他,把他漏掉了。通过前面讲的这一段历史,按照一般人的想法,介之推该不该得到赏赐?应该的。但是他“不言禄”,他有禄,却不言禄,我们就能看出他确实与众不同。如果是不应该言禄的,却言禄,人家会说,你怎么厚脸皮呀!是不是?那么介之推的品行,他的为人、对人生的观念、对事情的看法自然有他的独特之处。这样就会引起我们的疑惑,他为什么不言禄?他是一种怎样的想法?很自然的,下一段就给我们回答这个问题。

“推曰”,言由心生,介之推说的话其实就说出了他的观念。他认为,晋文公能够回来坐上诸侯国君这个位置,是“君命天授”,也是对这一段内容的概括。君,可以指晋文公,也可以指我们任何一个人,是不是?如果不大理解,我们先把它放下,看“命”和“天”。天是什么?天,是不生不灭之理;命呢?命,是虚妄生灭之原。所以从体、相、用来说,天就是体,命就是功能。这样我们还是难懂,天为什么叫做“不生不灭之理”呢?“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还是需要借助佛学来理解。天,在佛学里面说,就是我们人人具有的本性,叫做佛性;命就是因果,你今生的命是你过去生造的,过去造的因,现在得的果。所以佛家说:“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这个是不是命?(是!)所以,介之推认为君命天授这个“君”是我们任何一个人。我们每个都有不生不灭的本性佛开悟的时候说:“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我们有啊,这个就是不生不灭的理体,这是天。命,就是自己造作的因果。所以重耳能够成为晋文公,能够建立大业,是不是他自己造的?(是!)那么我们每一个人的因果是不是自己造的?(是!)所以我们不能怨天尤人,一个不如意,就说“都是你害的!”没有人害你,只有你自己害自己,别人都帮助你,只有你自己不知好歹,才受人之害。我们要明白这个道理,那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哪一时、哪一刻不是很自在的?你还能够怨谁?你遇到不好的境界,你也能够坦然的接受;遇到好的,你也不必高兴,不必炫耀,是不是?你见到别人好的,你也不会嫉妒,这都是每一个人自己造作的。如果“君命天授”,你学了之后,认为只是在说晋文公,你等于没学。晋文公已经成为历史人物,过去了。这个“君”指我们任何一个人。 晋文公他这一生所经历的灾难、坎坷,他的成就是来说明这个道理而已。如果大家能理解,那么这篇文章一次一次的读,越读越明朗,越读越清楚,那样我们天天都会笑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