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留言
联系方式
咨询热线:0551-87588168 0551-87588555
部门导航
推荐阅读
recommend
《论语》第三课
来源: | 作者:ljctwhjyxx | 发布时间: 2020-07-04 | 200 次浏览 | 分享到:




我们今天继续来学习《论语》第一篇的第四章经文:「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在讲到「传不习乎」这一句时,我们提到了曾夫子的好学。然而曾夫子之所以有如此大的成就,除了好学之外,还有就是他反省的功夫。我们看「曾子三省」,这里的「三」并不是实指三次,而是用这三桩事情多次反省自身。古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我们并非生来就是圣贤,难免会有过失,犯了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了过失,还浑然不知,以非为是。如此下去修学又怎能得到进步?所以在我们日常生活当中,要时常提起警觉的心,用圣贤的教诲反省自己,无则加勉,有则改之。《了凡四训》当中讲到「务要日日知非,日日改过。一日不知非,则一日安于自是,一日无过可改,则一日无步可进。」可见反省和改过在整个修学过程当中是必不可缺的,也是举足轻重的。反省旨在认识自己的错误,知错才能改过,改过才会进步。我们看《大学》当中,商朝的开国国君汤王在他盥洗用的铜盘上刻下的铭文“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这是他在时刻勉励自己要知过改过,日新又新。所以说一个人要想进步,不论尊卑贵贱,贤愚不肖,都应从反省改过开始。

一个人的成就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离不开父母的养育和老师的教导,父母给予我们身命,老师给予我们慧命。所谓亲恩似海,师恩难忘,可见这两种恩德最深最厚。我们在这一生当中能够遇到好老师是非常幸运的事,但是好的老师教出来的学生很多,为什么成就不一样?恭敬心不相同。所谓「一份诚敬得一份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我们看曾子对夫子的诚敬,时刻谨记老师的教诲,不敢懈怠,将老师所传授的圣贤大道,不折不扣地去落实、去实践,并且承传弘扬下来。在曾夫子的心中,夫子就是圣人,夫子的一言一行都是教学,都是圣贤的示现,他对老师是无比的尊敬,所以他依教奉行,他成就了。如果学生对老师没有恭敬的心,对老师很随便,甚至觉得老师还不如自己,轻慢老师。那么即使老师很有道德,很有学问,用再好的方法来教导,自己也听不进去,这是自绝于师门之外,自甘堕落。我们看古时候,子女入学读书,上至帝王,下到平民百姓,都要向夫子的神位、画像,以及老师行跪拜礼,这是尊师重道。因为只有尊师重道,才能真正依教奉行,将老师的教诲应用到日常生活,处事待人接物上,有所传,有所习,我们的道业才能圆满,才能成就。

这一章经文我们就学习到这里,我们前面讲过《论语》这部经典每一章之间都有一定的联系,此章经文讲到忠、信和传习。上面第二章讲到了孝悌。孝悌忠信是八德前面的四个科目,这四个目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也是古往今来仁人志士修身的基本要求,所以非常重要。我们学习圣贤的教诲,应当从此根本处着手,发奋努力。

好,我们来看下一章经文:「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这一章讲的是治国之道。道千乘之国,道的本义是指道路。正义曰:皇本作导。包注解:道,治也。也就是说“道”这个字在这里读三声,是治理的意思。这个千乘之国是指兵车。包咸云“千乘之国,百里之国也。”孟子又言:“天子千里,大国百里。”可见一个拥有一千辆兵车的国家就是一个大国了。那么治理大国有五个关键点:

第一个“敬事”。作为一国的君主,包括朝廷里大大小小的臣子,都是辅佐君王来治理国家的。那么治理国家首要的就是“敬事”。 说文:肃也。是恭敬谨慎的意思。事是指国事。这是说处理国事要恭敬谨慎,不能有丝毫的随便和马虎,要诚心诚意地为国家、为老百姓办事。这是讲敬事。

第二“而信”,信是诚信,守信用。一个国家的领导人,除了对国事要恭敬、谨慎之外,对人民也要诚信。古语“得人心者得天下”怎样才能得到人心,那就要实实在在地为人民办事,对于百姓的承诺,要说到做到,才能取得人民的信任。夫子曾经讲过,治理国家最重要的是“足食,足兵,民信之矣。”“足食”是粮食充足,“足兵”是兵力强大,“民之信矣”是人民百姓对国家政府的信任。那么这三个比较,夫子讲信比兵和食更重要,国家可以一时没有军备,没有粮食,但是如果人民没有了对国家政府的信任,那么这个国家就要出现状况了。正所谓“民无信则不立”。

推而广之,无论是治理国家还是个人的生存和发展都离不开诚信这两个字。信乃立国之本,也是做人的根基。在2010年感动中国的颁奖典礼上,湖北信义兄弟孙水林孙东林,兄弟俩抱诚守真,一诺千金的事迹感动了无数人。在2010年春节的前夕,武汉市建筑商孙水林为了履行“春节前给民工发薪”的承诺,不顾风雪交加,冒着即将封路的危险,坚持回家为民工发放工钱。连夜从天津驾车赶回武汉,然而却在南兰高速公路上发生了严重车祸,车中一家五口不幸全部遇难。弟弟孙东林在面对丧失亲人的痛苦中并没有消极逃避,反而立刻振作起来,决定完成哥哥的遗愿,替兄还债。除了哥哥本有的发放款之外又拿出自己的积蓄以及母亲一万元的养老金共计33万6千元整。在除夕前一天发放到了66名农民工手中,实现了哥哥的诺言。这样的信义举动,不仅感动了邻里乡党,也感动了每一个听到这个故事的人。他们的信义之举源于兄弟两人二十年的承诺和坚守“新年不欠旧年账,今生不欠来生债”,二十年来,孙氏兄弟从未拖欠工人一分钱的工钱,他们用诚信践诺,靠信义发展。即使哥哥离世却始终坚守初衷,从未改变。而弟弟孙东林也以他诚信为本的人生态度,事业越做越大,得到了广大民工的拥护和信赖.

第三“节用”,节用就是节约费用。国君治理国家需要经费。这些预算和经费的财源从哪里来?都是来自于民,从百姓那里征收过来的。所以国家在财政支出的时候就要完全用在百姓身上,真正替人民办事。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如果各级政府领导穷奢极华、铺张浪费,那么便会给民众带来沉重的负担,人民就会怨声载道,国家也将走向灭亡。我们看历史上,凡是一个国家正处繁荣兴盛之时,往往这时候的国君都是清正廉明,勤于朝政的。反之,如果君主贪图享受,奢侈浪费,将百姓苦乐而不顾,那么这个国家就要走向衰了。

我们看秦朝的统治,起初秦始皇也是励精图治,心怀天下。他统一六国,车同轨书同文,建立中央集权,兴修长城、灵渠,开发南疆,结束了长期以来的分裂混乱的局面,使国家暂时得到了安定和统一。然而到了始皇帝统治的中后期,便不再以人民的利益为出发点,而是仅仅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横征暴敛,繁刑重赋,浪费大量人力物力,不顾民众疾苦,建造了工程浩大、富丽堂皇的阿房宫等宫殿和骊山墓,这时全国上下已经怨声满道,愤恨不已。直至秦二世继位,其暴政比始皇时有过之而无不及,人民终于不堪重负,纷纷起义,而刚刚得以统一的秦王朝仅仅在14年的时光里便土崩瓦解,走向灭亡。在中国古圣先王治国教民的宝典《群书治要》当中讲到:“观有家有国,其得之也,莫不阶于俭约;其失之也,莫不由于奢侈。俭者节欲,奢者放情。放情者危,节欲者安。”这是讲遍观有家有国的领导者,其取得成功,无一不是凭借勤俭节约而来;而其失败的原因,无一不是由于奢侈浪费所造成的。所以说无论是治国还是治家要想长久发展,都应始终保持节俭,惩忿窒欲,力戒奢靡。

第四个“爱人”,这个人就是指民众。国由家组成,国家的主体就是民众。作为国君治理国家,首先就是要爱护民众。如何爱护民众?我们可以打一个比喻,就好像种植一些花草,要想把它们培育出来,长得茂盛,那我们就要时常去给它们浇水,施肥,剔除杂草。如果只是口上说爱护,而没有实质的措施,不清楚它的所需,它又怎能长的枝繁叶茂。对于民众也是如此,真正爱护民众就要了解他们的所需,尽可能最大限度地去完善和满足。民众最需要的是什么?就是衣食住行。衣食住行并不是靠国家政府去帮助和救济,这不是真正的爱护。先贤“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真正的爱护就是要教育民众,传授给他一种谋生的技能,让他能够在社会当中立足。例如我国自20世纪末,就建立了上千所技工学校,鼓励一些急需工作的毕业生进行技能培训服务社会。一直以来,我国的治国方针都是以民为本,从“一切为了人民”到“三个代表”思想科学发展观,以及“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永远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的伟大理想,无一不体现出我们中国特色的爱民思想。先贤:爱人要出于至诚。至诚就要真正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想民之所想,给民之所需,切实地解决人民最需要解决的问题。随着经济科技持续快速地发展,国家和政府也针对人民的切身利益,不断地进行了多次改革。从取消农业税到解决农民工问题,从形成积极就业政策体系到城乡居民最低保障制度,从免除义务教育学杂费到健全的医保社保制度等等,这都体现出国家领导人对人民的关怀和爱护。古语“得道者多助。”这些改革和政策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过程中始终怀着的爱民爱国的伟大情怀。

最后是“使民以时”,邢邴《论语注疏》“作使民必以其时者,谓筑都邑城郭也。”在古时候各地方的公共建设,修水利工程,建设桥梁,铺筑道路等等,虽是国家安排,但是要动用民间的力量,需要各地方的百姓来完成。以时,是进行这些工程的时候要注意好时间。在古代就拿农业来说,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在春夏秋这三季是农忙的时节,不利于大兴土木工程,要选在冬季举行,否则便会影响生产。随着社会不断地发展和进步,除了农业之外,还有工业、商业等等,他们都有各自的工作时间和休息时间,国家政府在安排部署时,就要考虑各方面的因素,根据季节和实际情况的需要,做出相应的调整,这样才能符合民心,事半功倍。

以上所讲的这五个方面,是治国理政基本方针政策。在《朱子集注》里面,朱熹夫子引用程颐夫子的话说:“此言至浅,然当时诸侯果能此,亦足以治其国矣。”这是说这一章孔夫子的话听起来很简单,很易懂,但是如果当时的诸侯果真能够这样去做,那么国家就会大治了。

这一句的后面,朱子继续引用说:“圣人言虽至近,上下皆通。此三言者,若推其极,尧舜之治亦不过此。”圣人说的话虽然很浅近,但是它是上下贯通的,上可以治国治天下,下可以治家,修养自己。例如我们在处事待人接物的时候,对于自己的本分工作有没有小心谨慎,细致入微,认真负责地去做;对于答应别人的承诺有没有言而有信;平常有没有养成勤俭节约的习惯;在与人相处的过程中,有没有一颗时时关爱他人的心?果真能够做到“爱人”,“使民以时”也自然能够做到。《弟子规》“人不闲,勿事搅。人不安,勿话扰。”时刻都能体察别人的感受和需要,试想又有谁不愿与这样的一个人相处合作?我们的生活自然和谐,人生定会幸福美满。推而广之,如果真能把这五桩事做到极致,做到究竟圆满,以德服众,以诚爱民,天下一定能够大治。尧帝、舜帝当时治理天下就是如此,真的是无为而治,天下大同。

好,我们接着来看下一章经文,第六章: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这一章大概大家都非常熟悉,它是我们经常读诵的经典《弟子规》的总纲领。清朝李毓秀夫子根据《论语》里的这一章经文贯穿扩展开来编著成书,用以教导童蒙弟子,如何修身立德,成就学业道业。

我们首先来看“弟子”这两个字,一般人认为弟子就是指童蒙,小孩子。其实不然,弟子在这里的意思是广义的,是指所有求学的人,作为学生的人。入则孝,“入”是指在家里面,在家要孝顺父母。那么怎样对父母尽孝?求学的时候,我们没有能力去供养父母的衣食住行,但是要了解父母的心愿,尽可能地去满足。《弟子规》“亲所好,力为具。亲所恶,谨为去。”在家里听从父母教诲。在学校尊敬师长,友爱同学,品学兼优。危险的事情不做,不符合道德的事情不做,让父母安心。成年之后,有了财力,就要供养父母,照顾好父母的身体,让他们安度晚年。物质上的给予只是孝养的一部分,至诚的孝心才是难能可贵的。像子路百里负米,即使自己生活清贫,但是为了能让父母有更好的享用,不辞劳苦,负米孝亲,这一颗孝心很值得我们效仿和学习。然而孝父母身和心并不究竟,究竟的孝养便是自己学有所成,帮助父母觉悟,这才是真正的孝养。

出则弟“弟”是对兄长而言。广义的来说,对一切长辈,年长者,都要恭敬。这个“出”字,与前面“入”字相对应,这是讲在外面,在社会上,对于比自己年长的人就要把他当作兄长一样去尊敬。《孝经》“爱亲者,不敢恶于人;敬亲者,不敢慢于人。”一个人真正能够孝顺父母,那么他表现在外面的就是敬顺,对于所有人都是恭敬和顺的,所以说“出则弟”这一句也是入则孝的延伸。

谨而信,说文:谨,慎也。这是讲我们做人自己的行为要谨慎。我们每天从早到晚遇到许多事情,面对着不同的选择。倘若遇事总是疏忽大意,草草了事,那面临我们的终会是失败。如果由于个人的疏漏仅仅对自己有一时的影响,这个还可以弥补。如果影响到团体、社会甚至是国家,那么后果便是不堪设想。老子“慎终如始,则无败事。”所以说我们要想有所成就,那就要始终保持一颗谨慎谦恭的心,时刻提醒自己不可轻视放纵。

,说文:诚也。这是说做人要讲诚信,说出来的话要讲信用,不能随便欺骗他人。夫子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如果一个人没有了信用,便得不到他人的信任,也没有人愿与之合作,那么他便很难在社会上立足了。所以说诚信是立身之本,也是处事的根基.

泛爱众,泛是广泛的意思,那么泛爱也就是博爱,众是指众人。博爱众人,对一切人都要有一颗爱心。而这个爱心的源头还是从孝顺父母那里培养得来的。《论语》第二章讲到: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有孝悌心对人才会有仁爱心。所以夫子在这里教导我们,不能把爱心仅仅局限在一家之内,要扩展开来对一切众生。

亲仁,是亲近有仁德的人。我们求学的人,所谓学无止境,在我们一生当中,除了跟自己的老师学习之外,如果遇到有学问、有品德的仁者,我们就要去亲近他,然后跟他学习。前面泛爱众,是对任何人都要拿出善意,爱护这种心理去对待。而亲仁,是有选择性的,对于真正有学问有道德的人,我们要跟他亲近,学习他的学问,言谈举止,待人接物的品德,日日熏习,耳濡目染我们的学业道业自然就会有所成就。

我们来看最后这一句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古代大儒对于这一句有一些不同的注解。例如朱熹夫子在《四书章句集注》里面引用程颐夫子的话说“为弟子之职,力有余则学文,不修其职而先文,非为己之学也。”这是说做弟子做学生的,这个“力有余”是指前面讲的孝、弟、谨、信、泛爱众、亲仁这六条都做的很好了,还有余力,这个时候可以学文了。如果不去力行前面这六条,先学文,那么这不是真正的实学,对自己没有益处。在这里是强调力行的重要性。我们看这个注解似乎解释的很好,但是我们仔细去研究,就会发现其中的问题。依照程颐夫子所讲,我们求学的人,必须要先把前面这六条做好了才可以来学文,那么什么时候才能做的完备?一个人从幼年到成年再到老年,都没有做圆满,那我们是不是就没有机会再去学文?古人及一些后来的学者对于这个说法也是不太认同。其中我们来看近代大儒雪庐老人,在他的讲义当中说到,孔夫子讲的这五句经文是我们求学的根本,但是与学文并不冲突。也就是说,我们在家里孝顺父母,到外面遇到年长的人,我们对他恭敬,以及谨而信,泛爱众和亲人这与学文并没有妨碍,可以同时进行。在力行的基础上,随时有余力,随时都可以去学文。

那么学文的文是指什么?根据古注大致有两种解释,一种是狭义的,是指文学,也就是《诗》、《书》、《礼》、《乐》、《易》、《春秋》等经典文献。另一种是广义的,是指圣贤的学问。古德“直教一切时文行合一而修。不是先行后文。盖文,是道统所寄。孝弟忠信等,即是文之实处,故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这是说我们求学文和行是不能分开的,一切时一切处要文行合一。学文是力行的基础,力行是学文的延伸,两者相辅相成,彼此依存。那么文是指什么?圣贤的学问。行呢?圣贤的行持。而文是道统所寄,圣贤的教诲都记录在文上,所以夫子在《论语》里面说道:“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文王虽然不在了,难道他留下的文献也没有了吗?当然存在,夫子的志向就是传承圣人的道统。正所谓“斯文在兹”。文在哪里?自己勇于担当,落实圣贤的教诲,文就在自己身上。所以我们学习圣贤文化,就要立定一个志向,努力学习,认真落实,将圣贤的教诲传承弘扬开来。即使自己是沧海一粟,也愿争做一粒石子铺就光明的圣贤大道。

好,今天的时间到了,我的研习报告就到此地,在以上过程中,如有差误之处,恳请诸位长辈诸位学友给予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学生:赵苑鹰 敬呈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