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留言
联系方式
咨询热线:0551-87588168 0551-87588555
部门导航
推荐阅读
recommend
孝篇——閔损芦衣
来源: | 作者:ljctwhjyxx | 发布时间: 2010-12-19 | 19 次浏览 | 分享到:

孝哉闵子   衣芦御车   感父救母   千古今誉

周闵损,字子骞。早丧母。父娶后妻。生二子。母恶损。所生子衣绵絮。而衣损以芦花。父令损御车。体寒失靷。父察知之。欲逐后妻。损启父曰。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父善其言而止。母亦感悔。视损如己子。

李文耕谓闵子留母之语。凄然蔼然。从肺腑中酝酿而出。虽使铁石人闻之。亦为恻恻心动。何其天性之厚且纯也。卒之全母全弟全父。一家太和之气。直从孝子一念恳恻中转回。为子者其三复之。

【注释】

     1、骞:音愆。

     2、所生子:自己所生之子。

     3、衣:着之也。

     4、绵絮:渍茧擘之。精者曰绵。粗者曰絮。又新者曰绵。旧者曰絮。与后世弹木棉之花者不同。

     5、御:执辔在车也。长者乘车。恒以幼者为之御。

     6、靷:音引。系于车轴之革带。一端系于衡。以引车前行者也。

     7、启父:谓开陈己意于父前也。

     8、视:即看待也。

     9、蔼:音霭。和气也。

     10、酝酿:酿酒也。借喻之词。

     11、太和:阴阳会合冲和之象。见易经。

     12、三复:反复玩诵也。

1
返回上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