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留言
联系方式
咨询热线:0551-87588168 0551-87588555
部门导航
推荐阅读
recommend
《 孝 经 》易 解
来源: | 作者:ljctwhjyxx | 发布时间: 2011-02-15 | 506 次浏览 | 分享到:

《孝经》是孔子与弟子曾参以问答方式阐述孝道及孝治意义的一本经书。《孝经》共分十八章,将社会上各个阶层的人士,上自国家元首,下至平民百姓,分为五个层级,就各人的地位与职业,标示其实践孝道的法则与途径。更推而广之,阐述上位者应以孝道治理天下,方能使万民心悦诚服。可见,「孝」是立身行道的根本,也是治理天下的大经大法。欲齐家、治国、平天下,须赖《孝经》明教化。这是自古以来读书人必读的一本书,所以被列为十三经之一。

开宗明义章第一

【章旨】这一章是《孝经》的纲领,它表明五种孝道的义理,本历代的孝治法则,定万世的政教规范,故列为一经的首章。

仲尼居,曾子侍。子曰:「先王有至德要道,以顺天下,民用和睦,上下无怨。汝知之乎?」曾子避席曰:「参不敏,何足以知之?」

【易解】有一天,孔子闲居在家,弟子曾参在孔子座席旁陪侍着,孔子对曾参说:「从前圣德的帝王都具有忠、孝、仁、爱等至高无上的美德,以及不偏不倚的行仪来治理天下,如此一来,才能顺应天下百姓的心,使百姓们能和睦相处、相亲相爱,君、臣、民上下一心,不会有不满怨恨的心。你知道这些至德要道是什么吗?」曾子听到孔子的问话,恭敬的离开座位站起来,谦卑的回答说:「弟子愚昧鲁钝,岂能明白先王至德要道的意义?」

子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复坐,吾语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大雅云:『无念尔祖,聿修厥德。』」

【易解】孔子说:「孝道是一切德行的根本,所有的教化都是从孝道衍生的。你坐下来,让我来告诉你吧!我们的身体是父母所赐与的,应该好好爱惜,不可以有任何损伤,这是尽孝的开始。进而要修身养性、实践正道,自然能名扬于后世,父母的名声也会因子女的德望而光荣显耀,这样才算是孝道的完成。所谓尽孝,是从事奉父母开始,其次是忠心的事奉君主,最后是成就本身的德业。《诗经·大雅·文王篇》第六章记载着:『时时缅怀祖先的美德,继续遵行,才能使祖先的德泽永远绵延不断。』」

天子章第二

【章旨】这一章是说明一国元首应当尽的孝道,要博爱广敬,感化人群。人无分种族,地无分中外,天子之孝能起感化作用,故为五孝之冠,列为第二章。

子曰:「爱亲者,不敢恶于人;敬亲者,不敢慢于人。爱敬尽于事亲,而德教加于百姓,刑于四海,盖天子之孝也。甫刑云:『一人有庆,兆民赖之。』」

【易解】孔子说:「懂得爱自己父母的人,就不会厌恶别人的父母;懂得尊敬自己父母的人,就不会怠慢轻忽别人的父母。天子能够以亲爱恭敬的态度全心事奉双亲,再将这种德行去教化他的百姓,自然成为全国人民效法的典范,这就是天子应尽的孝道。《尚书·甫刑篇》记载着:『天子能修德行孝,则天下万民都会仰赖效法。』」

诸侯章第三

【章旨】这一章是说明诸侯应当尽的孝道。诸侯是封建时代列国的国君,相当于一个地方的首长,地位次于天子,贵在人上,列为第三章。

「在上不骄,高而不危;制节谨度,满而不溢。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也;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富贵不离其身,然后能保其社稷,而和其民人,盖诸侯之孝也。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易解】上位者如果能谦恭下士,无骄傲自大的习气,其尊贵的地位,自然能长久保持,而没有被造反的危险。财政支出如果都能谨守法度,有所节制,即使国库十分充裕,也不会导致奢侈浪费。身居高位而没有被造反的危险,因此可以常保尊贵的地位;国库充实而不过度浪费,因此能常保财源富足。身为诸侯,如果能长保富贵,才能确保他的社稷;保全社稷,才能使人民过安和乐利、和睦相处的生活,这就是诸侯应尽的孝道。

《诗经·小雅·小旻篇》记载着:「上位者治国必须戒慎恐惧,好像是走在深水潭边,也象是踏在随时会破裂的薄冰上,稍有疏忽就会跌落,景况十分危险,怎能不小心谨慎呢!」

卿大夫章第四

【章旨】这一章是说明卿大夫应尽的孝道,就是在言语、行动、服饰上,一切都要合于礼法,示范人群,起领导作用。卿大夫为天子或诸侯的辅佐官员,也是政策决定的成员,全国行政的枢纽,地位也是很高的,但不负守土治民之责,故次于诸侯,列为第四章。

「非先王之法服,不敢服;非先王之法言,不敢道;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是故,非法不言,非道不行。口无择言,身无择行,言满天下无口过,行满天下无怨恶。三者备矣,然后能守其宗庙,盖卿大夫之孝也。诗云:『夙夜匪懈,以事一人。』」

【易解】卿大夫是辅佐国家行政的官吏,承上接下,所以言行举止都要合乎礼法。不合乎先王依礼制所订的服饰,绝对不敢穿戴;不合乎先王依礼制所订的言论,绝对不敢妄言;不是先王所遵循的道德行为,绝对不敢任意妄为。所以,不合礼法的言论不敢妄言,不合礼法的行为不敢妄为。

假如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合乎礼法的正直言论,那么就不需要选择该说哪些话;假如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合乎道德准则的正义行为,那么就不需要选择可以做哪些事。如此一来,即使他说的话遍布天下,也不会发生说话有过失的状况;即使他所做的事情遍及天下,也不会遭人怨恨厌恶。

以上所说的三项,假如卿大夫都能做到,才可以使国家长治久安,长守宗庙之祀,这就是卿大夫应尽的孝道。《诗经·大雅·烝民篇》记载着:「从早到晚不敢怠惰,竭诚尽忠,勤奋的事奉天子。」

士章第五

【章旨】这一章是说明初级公务员应尽的孝道,第一要尽忠职守,第二要尊敬长上。士为贵族中等级最低者,次于大夫,列为第五章。

「资于事父以事母而爱同,资于事父以事君而敬同。故母取其爱,而君取其敬,兼之者父也。故以孝事君则忠,以敬事长则顺。忠顺不失,以事其上,然后能保其禄位,而守其祭祀,盖士之孝也。诗云:『夙兴夜寐,无忝尔所生。』」

【易解】对于士人而言,能以事奉父亲的态度去事奉母亲,那么他们对母亲与对父亲的爱是相同的;以事奉父亲的态度去事奉国君,那么他们对国君和对父亲的恭敬心也是相同的。所以事奉母亲要用「爱」,事奉国君要用「敬」,而事奉父亲则必须「爱」和「敬」都兼备才可以。因此,以事奉父亲的孝心来事奉国君才能至诚效忠,以恭敬的心事奉尊长才能顺从不违。

士人能以忠诚、顺从的态度事奉国君和尊长,才能永保俸禄和官位,并得以守住宗庙、祭祀祖先、维持香火、绵延家族,这就是士人应尽的孝道。

《诗经·小雅·小宛篇》记载着:「你要早起晚睡,勤勉工作,不要因怠于职务而让父母蒙羞。」

庶人章第六

【章旨】这一章是孔子专对一般人民而说的。人民是国家社会组织的基本,书云:「民为邦本,本固邦宁。」因此,列为五孝之末章。

「用天之道,分地之利,谨身节用,以养父母,此庶人之孝也。故自天子至于庶人,孝无终始,而患不及者,未之有也。」

【易解】一般平民百姓,除了要懂得利用春夏秋冬四时节气的变化,勤劳生产,并从大地中获取维生的资源,也要谨慎修身、行善去恶,以免辱及父母。更要节约家用,杜绝浪费,尽心竭力奉养父母,这就是平民百姓应尽的孝道。

所以,从一国之君到平民百姓,身分地位虽然不同,但是该尽的孝道是没有差别的,都是从奉事父母到成就本身的德业。如果有人因身分地位的差异而忧虑无法尽孝,那是不可能的。

三才章第七

【章旨】这一章是因曾子赞美孝道的广大,所以孔子更进一步为他说明孝道的本源,是取法于天地,立为政教,以教化世人,故以名章,列于五孝之次。

曾子曰:「甚哉,孝之大也!」

【易解】曾子听了恩师孔子阐述孝道之后,不禁赞叹道:「孝道的内容真是广大无边啊!」

子曰:「夫孝,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天地之经,而民是则之。则天之明,因地之利,以顺天下。是以其教不肃而成,其政不严而治。」

【易解】孔子说:「孝道就像日、月、星辰运行于天体之中,光耀宇宙,这是永远不变的常道;也像春、夏、秋、冬四时交替循环于天地之间,养育万物,这是恒久不易的常规;孝道则是百行之首,人们行事应遵循的常理。孝道既然是天经地义、恒久不变的常道,所以人们凡事应以孝道为准则。如此,既能效法天道的正大光明、运行不止,又能善用大地的物产资源利用厚生,更可以顺应天下百姓的心。所以,圣王的教化不必严峻就能获得良好的成效,施政不必严厉就能得到良好的治绩。」

「先王见教之可以化民也,是故先之以博爱,而民莫遗其亲;陈之于德义,而民兴行;先之以敬让,而民不争;导之以礼乐,而民和睦;示之以好恶,而民知禁。诗云:『赫赫师尹,民具尔瞻。』」

【易解】先王领悟了天地运行等大自然的真理,具有可以教化人民的功能,因此率先以身作则,平等泛爱所有人民,以教化百姓仁民爱物,使人民效法他的博爱精神先爱其亲,所以没有遗弃其亲的人。宣扬道德和仁义,以感化人民,人民自然会兴起力行。对人对事,先实行敬谨和谦让,以为天下人民的表率,人民自会效法他的敬让,不会发生争端。诱导人民以礼乐教化,人民自然就相亲相敬,和平相处。再晓示人民,使知为善当有庆赏,作恶当受刑罚,人民自然晓得禁令的严重性而不敢违犯法纪了。

《诗经·小雅·节南山篇》中记载着:「周朝有一位声誉显赫的尹太师,深受人民的崇敬瞻仰。」

孝治章第八

【章旨】这一章是说天子、诸侯、大夫若能用孝道治理天下国家,便能得到人民的欢心。能得到人民的欢心,那才是孝治的本意,也就是不敢恶于人,不敢慢于人的实在表现。

子曰:「昔者明王之以孝治天下也,不敢遗小国之臣,而况于公、侯、伯、子、男乎?故得万国之欢心,以事其先王。」

【易解】孔子说:「古代圣贤的君王都是以孝道治理天下,推其爱敬之心以爱敬他人,即使对于远方附庸小国派来的使臣,都能以礼相待,不会加以轻视忽略,何况对于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的贵族,更不会怠慢失礼。所以,圣明的君王能获得众多侯国的欢心和拥戴,他们各依职责前来协助天子祭祀历代先王,追思先王的德政。」

「治国者不敢侮于鳏寡,而况于士民乎?故得百姓之欢心,以事其先君。」

【易解】诸侯以孝道治理国家,对于孤苦无依的鳏夫寡妇都不敢欺侮,何况是对士人与平民呢?所以,能得百姓的欢心和景仰,人民必定也恭敬的协助诸侯祭祀先祖先君。

「治家者不敢失于臣妾,而况于妻子乎?故得人之欢心,以事其亲。」

【易解】卿大夫以孝道治家,即使对于家中的男仆婢女也不敢失礼,何况是对和自己身分平等的妻子,一定也是非常敬重。所以,能深得家人的欢心和敬爱,妻子与家人也一定诚心恭敬的事奉卿大夫的父母亲。

「夫然,故生则亲安之,祭则鬼享之。是以天下和平,灾害不生,祸乱不作。故明王之以孝治天下也如此。诗云:『有觉德行,四国顺之。』」

【易解】若是治天下的天子、治国的诸侯,以及负责政事的卿大夫都能行孝、爱亲、敬亲,如此当他们的父母在世时,可以受到奉养而安乐过日子,死后也能安享他们的祭祀,所以天下得以太平,灾害祸患不会发生。这都是因为英明圣王能以孝道治理天下,而收到天下太平、国泰民安的成果。

《诗经·大雅·抑篇》记载着:「君王如果能具备仁、孝、礼、义等崇高的德行,将可使四方各国的臣民都顺从于他的教化,共同对孝道奉行不悖。」

圣治章第九

【章旨】这一章是因曾子听到孔子说明君王以孝治天下,而天下很容易实现和平以后,再问圣人之德有更大于孝的吗?孔子因曾子问而说明圣人以德治天下,没有再比孝道更大的了。孝治主德,圣治主威,德威并重,方成圣治。

曾子曰:「敢问圣人之德,无以加于孝乎?」子曰:「天地之性,人为贵。人之行,莫大于孝,孝莫大于严父,严父莫大于配天,则周公其人也。昔者,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是以四海之内,各以其职来祭。夫圣人之德,又何以加于孝乎?」

【易解】曾子问:「请教圣人的德行,难道没有比孝道更好、更伟大的吗?」

孔子回答说:「天地间的万物都具有它天生的本性,但其中以人的天赋本性最为尊贵。人的一切德行中,没有比孝敬父母更伟大的了。人伦始于父,因此孝行之大,莫过于尊严其父。而尊崇父亲,没有比使先父配享上天的福禄更重要的了。能够让先父配享上天福禄的,就只有周公一个人做到了。从前,周公制礼作乐,他为了报本追远,创制在郊外祭天的祭礼,以始祖后稷配享上天的福禄。制定宗庙大典祭礼,以其先父文王配享上帝之祀。周公这样追尊他的祖与父,乃是以德教倡率,而示范于四海,因此四方各邦国的诸侯都各依其职位前来参与祭祀。由此可见,圣人的德行中,没有比实践孝道更伟大的了。」

「故亲生之膝下,以养父母日严。圣人因严以教敬,因亲以教爱。圣人之教,不肃而成,其政不严而治,其所因者,本也。」

【易解】圣人教人以孝,是顺人性之自然,没有丝毫勉强。一个人的亲爱之心产生,是因父母生下子女并养育长大,子女对父母便一日一日的尊敬起来,这是人的本性。圣人就因他对父母日加尊敬的心理,就教之以敬的道理;因他对父母亲爱的心理,就教之以爱的道理。

爱敬之心本来出于自然,圣人不过启发人的良心,依人的本性教敬教爱,并非有所勉强。所以圣人的教化,是不需使用严峻的刑罚,就能使天下百姓去恶向善;也不需使用严厉的政令,就能使天下百姓守法守纪,一切都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不需要丝毫勉强,他所凭借的就是人生固有的良知良能。

「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义也。父母生之,续莫大焉。君亲临之,厚莫重焉。故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之悖德;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谓之悖礼。以顺则逆,民无则焉。」

【易解】做父亲的一定爱他的儿子,做儿子的一定爱他的父亲,父子之爱是天生的,不带勉强的。父如严君,所以父子之道里面还蕴含着君臣之义。父母生育子女,子女再生子传孙,使血脉得以绵延,人伦之中没有任何一件事比传宗接代、延续生命更为重要的。父亲对子,既是严君,又是慈亲,有两重恩爱,所以恩爱之厚,莫重于此。

如果做子女的不爱自己的父母却爱别人,就是悖离了道德;不尊敬自己的父母却尊敬别人,就是背弃了礼义。如果君主教化人民以孝,但自己却背弃对父母亲的孝养爱敬,那么人民的行为就失去遵循的法则了。

「不在于善,而皆在于凶德,虽得之,君子不贵也。君子则不然,言思可道,行思可乐,德义可尊,作事可法,容止可观,进退可度,以临其民。是以其民畏而爱之,则而象之。故能成其德教,而行其政令。诗云:『淑人君子,其仪不忒。』」

【易解】不从爱敬父母方面实行,反而违逆天性天理行事,即使得志于人之上,有德行的君子并不觉得有何尊贵的。有德行的君子是不会以违背道德、礼法的手段,攫取任何名利地位。他们所说的话都会先思量是否合乎正道,所做的事都先思量是否令人欢喜,他们的品行道德受人尊敬,他们的为人处事值得效法,他们的仪容举止庄重威严为人所景仰,他们的应对进退合乎规矩法度。依据这些来治理人民、领导群众,就会获得人民的敬畏与爱戴,进而去效法他、学习他。所以君子能以自身的德养化育他的子民,并推行他的德政。

《诗经·曹风·鳲鸠篇》记载着:「善良贤能的正人君子,他的仪容风范没有瑕疵,是人民学习、效法的典范啊!」

纪孝行章第十

【章旨】这一章所讲的是孝子的行为,有五项当行的,有三项不当行的,以勉学者。

子曰:「孝子之事亲也,居则致其敬,养则致其乐,病则致其忧,丧则致其哀,祭则致其严。五者备矣,然后能事亲。」

【易解】孔子说:「孝顺的子女,平常居家以恭敬的态度事奉双亲;奉养父母时,要使父母身心愉快安乐;父母生病时,要关心父母的病情,并且尽心尽力的照顾;父母丧亡时,要以悲痛哀戚的心料理丧事;祭祀时,则要以严肃恭敬的心设奠上供,以表达对父母的思念。如果以上所说的五件事都能够做到,才称得上是能够事奉双亲的孝子。」

「事亲者,居上不骄,为下不乱,在丑不争。居上而骄则亡,为下而乱则刑,在丑而争则兵。三者不除,虽日用三牲之养,犹为不孝也。」

【易解】能事奉双亲的孝子,身居上位不会自大傲慢,居下位不会违法乱纪,在群众中更不会与人争斗竞夺。居上位而恣意骄纵,必定招致祸患而败亡;居下位而违法乱纪,必定触犯刑法而受制裁;在群众中,如果逞强斗狠,则不免干弋斗殴。如果以上所说的三项无法戒除,纵然每天用牛、羊、猪三牲等山珍海味来奉养父母,仍然是不孝的人啊!

五刑章第十一

【章旨】这一章是说明的五刑之罪,以不孝最为严重,因为不孝是一切祸乱的根源。

子曰:「五刑之属三千,而罪莫大于不孝。要君者无上,非圣人者无法,非孝者无亲,此大乱之道也。」

【易解】孔子说:「五种重刑所属的罪状多达三千条,但这些罪行的罪责都没有比因不孝所犯的罪责重。其中以武力胁迫君王、藐视君王的人,他的心目中完全没有君王圣上的存在;以言语非议圣贤君子的人,他的心目中根本没有王法天理的存在;不孝顺父母的人,他的心目中必定冷酷无情,没有父母双亲的存在。这三种人,没有尊卑长幼之分、道德义理之念、孝亲仁爱之心,可说是人世间一切祸乱的根源。」 

 广要道章第十二

【章旨】这一章是孔子就首章所讲的要道二字,加以具体说明。

子曰:「教民亲爱,莫善于孝;教民礼顺,莫善于悌;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安上治民,莫善于礼。礼者,敬而已矣。故敬其父则子悦,敬其兄则弟悦,敬其君则臣悦,敬一人而千万人悦。所敬者寡而悦者众,此之谓要道也。」

【易解】孔子说:「想要教育百姓相亲相爱、和睦相处,没有比教孝顺父母更好的了;想要教育百姓恭顺达礼,没有比教友爱兄弟更好的了;想要改善民情风俗,没有比用音乐更好的了;想要使在上位的人安心治理百姓,使百姓守法信服,没有比教导礼节、让人民依礼而行更好的了。所谓礼,就是恭敬、诚敬而已。所以,如果恭敬对待他人的父亲,那么他的子女一定感到喜悦;如果恭敬对待他人的兄长,那么他的兄弟一定感到喜悦;如果能够恭敬对待他人的君王,那么他的臣民一定感到喜悦。只对一个人恭敬,却可以使千万人喜悦,所恭敬的人虽然很少,却可以使很多人喜悦,这就是所谓的至要之道。」

广至德章第十三

【章旨】这一章是把至德的意义,扼要的提出来,使执政的人,知道至德是如何去实行。上一章是说致敬可以悦民,本章是说教民所以致敬,故列于广要道章之后。

子曰:「君子之教以孝也,非家至而日见之也。教以孝,所以敬天下之为人父者也;教以悌,所以敬天下之为人兄者也;教以臣,所以敬天下之为人君者也。诗云:『恺悌君子,民之父母。』非至德,其孰能顺民如此其大者乎?」

【易解】孔子说:「君子以孝道教化人民,并不需要天天亲临每户人家去讲述孝道,而是要以自己日常的修德、孝行来感化人民。君子所以要教导人民遵行孝道,是希望他的人民也尊敬天下所有为人父者。君子所以要教导人民遵行悌道,是希望他的人民也敬重天下所有做人兄长的。君子所以要教导臣民遵行臣道,是希望他的臣民也尊敬天下所有的君王。」

《诗经·大雅·泂酌篇》记载着:「温和仁慈、平易近人的君子,爱民如子,真是人民的父母啊!」如果没有施行孝道的真诚及至高无上的美德,谁能够真正获得天下人心,使人民诚心顺从呢?

广扬名章第十四

【章旨】这一章是孔子把扬名显亲的办法,具体的提出来。

子曰:「君子之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事兄悌,故顺可移于长;居家理,故治可移于官。是以行成于内,而名立于后世矣。」

【易解】孔子说:「君子事奉父母能竭诚尽孝,则能将此竭诚之心尽忠于事奉君王;事奉兄长能恭敬尊重,则能将此恭敬之忱顺从的事奉长辈;治理家务能有条不紊,为官时则能将此治事井然的能力用来处理政府的事务。所以,君子若能确实遵行孝道,必能修身齐家,成就内在的美德,之后治国平天下的功业必能流芳于后代。」

谏诤章第十五

【章旨】这一章是说明为臣子的,不可不谏诤君亲。君亲有了过失,为臣子的就应当力行谏诤,以免陷君亲于不义。孔子因曾子之问,特别发挥谏诤之重要性。

曾子曰:「若夫慈爱、恭敬、安亲、扬名,则闻命矣。敢问子从父之令,可谓孝乎?」

子曰:「是何言与!是何言与!昔者天子有争臣七人,虽无道,不失其天下;诸侯有争臣五人,虽无道,不失其国;大夫有争臣三人,虽无道,不失其家;士有争友,则身不离于令名;父有争子,则身不陷于不义。故当不义,则子不可以不争于父,臣不可以不争于君。故当不义则争之,从父之令,又焉得为孝乎?」

【易解】曾子说:「听闻您所阐述的慈爱、恭敬、安亲、扬名等的各种孝道后,我都听懂了。但有一桩事不大明白,因此很冒昧的请问老师,做儿女的完全顺从于父亲的要求,可以算是孝顺吗?」

孔子说:「这是什么话啊!这是什么话啊!从前,天子身边都设有七位谏官,随时纠正他的过失,即使天子无道,一时做了不合义理的事,仍然不会陷入危险而失去他的天下。诸侯身边设有五位谏臣,随时纠正他的错误,即使诸侯无道,偶然行为犯过,也不至于亡国。卿大夫身边设有三位谏臣,能随时劝他改过向善,即使卿大夫一时无道,也不至于失去他的乡邑或家族。士人如果有谏诤的正直友人,随时在旁劝谏,就不至于失去美好的声名。做父亲的如果有敢于劝谏的儿女,则父亲就不会陷于不义,做不合正道的事。所以为人子女如果看到父亲有不合义理的行为时,不可以不规劝父亲。而做臣子的如果看到君王有不合义理的行为时,也不可以不进言谏阻。所以,当父亲做不合义理的事时,为人子女一定要委婉坚定的规劝,如果一概盲从父亲的要求,怎能称为孝子呢?」

感应章第十六

【章旨】这一章是说明孝悌之道,不但可以感人,而且可以感动天地神明。中国古代哲学,即是天人合一,故以天为父,以地为母。人为父母所生,即天地所生,所以说有感即有应,以证明孝悌之道是无所不通的。

子曰:「昔者明王事父孝,故事天明;事母孝,故事地察;长幼顺,故上下治。天地明察,神明彰矣。」

【易解】孔子说:「从前圣明的君王因为事奉父亲非常孝顺,所以当他在祭祀天帝时,能明了上天光照万物的恩泽;也因为事奉母亲非常孝顺,而在祭祀后土时,能明白大地孕育万物的厚德;由于能顺从于人伦间的长幼之序,所以君王与人民都能顺从于上下尊卑之别,则国家大治,天下太平。明了皇天后土化育万物的恩德,则天地神明必然庇佑护持。」

「故虽天子,必有尊也,言有父也;必有先也,言有兄也。宗庙致敬,不忘亲也。修身慎行,恐辱先也。宗庙致敬,鬼神着矣。孝悌之至,通于神明,光于四海,无所不通。诗云:『自西自东,自南自北,无思不服。』」

【易解】虽然贵为万民之上的天子,他也必定有尊长,因为天子之上还有父亲,所以必须尊敬父亲;同时也一定有比他更先出生的人,因为天子之前有兄长,所以必须尊敬兄长。因此,天子到宗庙祭祀祖先时,一定要诚挚的表示敬意,以示不忘列祖列宗。平日更要时时注意修身养性,谨言慎行,惟恐有辱祖先的名声。

当天子在宗庙祭祀祖先时,能真诚的表达敬意,则鬼神也会有所感应,必定彰显天子的功德。天子做到了孝悌的美德,其真诚感通神明,美德的光辉照耀四海万邦的人民,使天子的德泽披靡于四方,万民都能领受到他的恩德。

《诗经·大雅·文王有声篇》记载着:「由西方到东方,从南方到北方,天下万民深受天子孝德的精诚所感化,没有人不想归顺服从。」

事君章第十七

【章旨】这一章是说明孝道始于事亲,中于事君,就是在于能为国家办事,为全民服务。

子曰:「君子之事上也,进思尽忠,退思补过,将顺其美,匡救其恶,故上下能相亲也。诗云:『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易解】孔子说:「君子事奉君王,上朝时,要思虑如何竭诚尽忠为君王贡献良策;退朝后,要自我反省,如有过失应及时改正。对于君王的良政美德,只要是有利于百姓的,就要顺从的加以推行;对于君王的过失或苛政,就要尽力劝谏,加以匡正遏止。这样君王与臣子就能亲爱精诚上下一心了。《诗经·小雅·隰桑篇》中记载着:『只要衷心敬爱君王,不管身在何处,心中永远感怀着君王的恩德,绝不会有忘记的一天。』」

丧亲章第十八

【章旨】这一章是孔子特为世人指出慎终追远的大道,使知有所取法。

子曰:「孝子之丧亲也,哭不偯,礼无容,言不文,服美不安,闻乐不乐,食旨不甘,此哀戚之情也。」

【易解】孔子说:「孝子在父母丧亡时,悲伤得痛哭流涕;在待人的礼节上,也因为哀伤悲戚而无心修饰仪容;言语也因精神涣散而直率不加修饰;如果穿着华美的衣服,内心就会不安;听到悦耳的音乐,没有快乐的感觉;吃到美味的食物,也不觉得可口。这是真正悲痛哀伤情感的表露,没有一点虚假造作。」

「三日而食,教民无以死伤生,毁不灭性,此圣人之政也。丧不过三年,示民有终也。」

【易解】当父母丧亡三天后,就要恢复正常饮食,不可因哀伤过度而绝食伤身。这是圣人教导人民不要因为父母去世而过度悲伤到失去理性,以致伤害到自己的生命。所以父母丧亡,子女的守孝期不可超过三年,这是昭示人民治丧、守孝及哀伤应有结束的期限。

「为之棺、椁、衣、衾而举之。陈其簠簋而哀戚之。擗踊哭泣,哀以送之。卜其宅兆,而安措之。为之宗庙,以鬼享之。春秋祭祀,以时思之。」

【易解】父母丧亡时,为人子女的要为父母准备棺木、棺椁、寿衣、寿衾,并隆重举行大殓的礼节。在奠堂中要陈列簠簋等祭器,以盛装黍稷蔬果等祭品来拜祭,以表示哀悼感怀。做子女的悲伤得哀号痛哭,哀伤的送父母出殡,选择适当的墓穴加以安葬,并为父母建造宗庙祠堂,以祭祀鬼神的礼仪来祭拜父母。每年必须举行春祭和秋祭,以示时时追念先人不忘本。

「生事爱敬,死事哀戚,生民之本尽矣,死生之义备矣,孝子之事亲终矣。」

【易解】当父母活着时,以亲爱恭敬的态度加以奉养;父母丧亡后,则以哀伤感怀的心情加以安葬祭祀,这样才算是尽到了为人子女应尽的本分。生则奉养、死则安葬的孝道大义,才算完整齐备。而子女孝养父母、克尽孝道的责任,至此才算完成。

 

《孝经》 易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