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留言
联系方式
咨询热线:0551-87588168 0551-87588555
部门导航
推荐阅读
recommend
《群书治要360》(选段37)
来源: | 作者:ljctwhjyxx | 发布时间: 2015-04-01 | 42 次浏览 | 分享到:

伍、敬慎
鉴戒

305、夫君者舟也,民者水也;水所以载舟,亦所以覆舟,君以此思危,则危可知矣。(卷十  孔子家语

【白话】君主好比船,百姓好比水;水可以负载船,也可以覆没船。国君由此想到其中的危险,那么什么是危险也就知道了。

306、天子之子,不患不富贵,不患人不敬畏,患于骄盈不闻其过,不知稼穑之艰难耳。至于甚者,乃不知名六畜,可不勉哉! (卷二十九  晋书上)

【白话】将要继承王位的太子,不用担忧不富贵,不用担忧别人不敬畏,要担忧的是过于骄奢而听不到自己的过失,不知道农业劳勤的艰辛。更过分的,甚至不知道六畜的名字,这样还不应该努力吗!

307、孟子曰: 离娄子无娄子之子 之明 ,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故曰,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 (卷三十七  孟子)

【白话】孟子说:「就算有离娄子的眼力,公输子的精巧,如果不用圆规和曲尺,也不能正确地画出方形和圆形;就是有师旷辨音的耳力,如果不按六律,便不能校正五音就算有尧帝的道德修养,如果不实行圣王的法令制度,也不能治理好天下。……所以说,只有善心还不足以从事政治,只立善法,善法也不可能自己实行。」

308、文王问太公曰:君国主民者,其所以失之者,何也?太公曰:不慎所与也。人君有六守三宝。六守者,一曰仁,而曰义,三曰忠,四曰信,五曰勇,六曰谋,是谓六守。文王曰:慎择此六者,奈何?太公曰:富之而观其无犯,贵之而观其无骄,付之而观其无转转作专,使之而观其无隐,危之而观其无恐,事之而观其无穷。富之而不犯者,仁也;贵之而不骄者,义也;付之而不转者,忠也;使之而不隐者,信也;危之而不恐者,勇也;事之而不穷者,谋也。人君慎此六者以为君用。君无以三宝借人,以三宝借人,则君将失其威。大农大工大商,谓之三宝。六守长则国昌,三宝完则国安。 (卷三十一  六韬)

【白话】周文王问姜太公:「凡是治理国家和人民的国君,都想长久保有其国家,为何他们会失去呢?」太公说:「此乃由于他们不能选择适当的人才和建立适当的事业之故。凡为人君者,必须注意六守以选拔人才,并谋划三宝以经营事业。所谓六守,一是仁,二是义,三是忠,四是信,五是勇,六是谋,这就称为六守。」文王又问:「如何能选择到具备此六种德行之人呢?」太公说:「给他以财富,观察他是否不踰越礼法;贵他以高爵,观察他是否不骄傲凌人;付托他以重任,观察他是否不专擅;使他处理事务,观察他是否不虚伪欺骗;使他当危难之任,观察他是否能临危不惧;使他处理事变,观察他是否能应变无穷。富而不踰越礼法,是心中存有天理之公,是即仁也;贵而不骄傲凌人,是心中存有义理之明,是即义也;担负重任而不转变心意,是心中存有忠诚之操,是即忠也;处理事务而能坦白无隐,是心中存有诚信之行,是即信也;当危难之任而能临危不惧,是心中有勇往不屈之意,是即勇也;处理事变而能应机不穷,是心中具有机智之略,是即谋也。以此六种方法去观察人才,可以得到具有六守之人。人君不可将处理三宝之权利给与他人;给与他人,则人君将丧失其权威。三宝乃是大农、大工、大商三种经济组织。具有六守之贤才众多,则国家昌盛;三宝之经济制度完备,则国力充足。人才盛而国力足,国家自然可以长治久安了。」
309、景公问晏子曰:「临国莅民,所患何也?」对曰:「所患者三:忠臣不信,一患也;信臣不忠,二患也;君臣异心,三患也。是以明君居上,无忠而不信,无信而不忠者,是故君臣无狱无狱作同欲,而百姓无恐恐作怨也。」(卷三十三  晏子)

【白话】景公问晏子说:「执掌国政管理人民,最忧虑的是什么?」晏子回答说:「最忧虑的事有三件:忠于国君的臣子不被信任,这是一患;国君信仁的臣子不忠诚于国君,这是二患;国君与臣子不同心,这是三患。所以贤明的国君身居上位,没有对忠臣不信任的现象,也没有国君信任的臣子不忠心耿耿的现象,所以国君和臣子同一条心,而百姓也无怨言。」

310、子墨子曰:「国有七患。七患者何?城郭沟池不可守,而治宫室,一患也;边国至境,四邻莫救,二患也;先尽民力无用之功,赏赐无能之人,三患也;仕者持禄,游者忧佼佼作反,君脩法讨臣,臣慑而不敢咈,四患也;君自以为圣智,而不问事,自以为安强而无守备,五患也;所信者不忠,所忠者不信,六患也;蓄种菽粟,不足以食之,大臣不足以事之,赏赐不能喜,诛罚不能威,七患也。以七患居国,必无社稷;以七患守城,敌至国倾。七患之所当,国必有殃。」(卷三十四  墨子)

【白话】墨子说:「国家有七种祸患。这七种祸患是什么呢?内外城池壕沟不足守御,而去修建宫室,这是第一种祸患;敌兵压境,四面邻国都不愿来救援,这是第二种祸患;把民力耗尽在无用的事情上,赏赐没有才能的人,这是第三种祸患;做官的人只求保住俸禄,游学未仕的人只顾结交朋党,国君修订法律以惩治臣下,臣下畏惧君王的威势却不敢直言劝谏,这是第四种祸患;国君自以为神圣聪明,而不过问国事,不了解下情,自以为安稳而强盛,而不做防御准备,这是第五种祸患;君主信任的人却不忠诚,忠于君主的人却不被信任,这是第六种祸患;积蓄、播种的粮食,不足以养活人民,大臣不足以承担事务,赏赐不能使人们欣喜,诛罚不能使人们畏惧,这是第七种祸患。治国若存在这七种祸患,必定亡国;守城若存在这七种祸患,敌军一到就必然会使城池沦陷。七种祸患存在于哪个国家,哪个国家必有灾殃。」

311、十过:一曰,行小忠,则大忠之贼也。二曰,顾小利,则大利之残也。三曰,行僻自用,无礼诸侯,则亡身之至也。四曰,不务听治,而好五音,则穷身之事也。五曰,贪愎喜利,则灭国杀身之本也。六曰,耽于女乐,不顾国政,则亡国之祸也。七曰,离内远游,忽于谏士,则危身之道也。八曰,过而不听于忠臣,而独行其意,则灭高名,为人笑之始也。九曰,内不量力,外恃诸侯,则削国之患也。十曰,国小无礼,不用谏臣,则绝世之势也。(卷四十  韩子)

【白话】十种过错:一是奉行对私人的小忠,那是对大忠的危害。二是只顾眼前小利,那是对大利的破坏。三是行为乖僻固执己意,对待诸侯不按礼制,就会走向毁灭自己的道路。四是不致力于治理国事,却沉溺于音乐,那是使自己陷入困窘的事。五是贪婪固执,财迷心窍,那是亡国丧身的祸根。六是沉迷于女色歌舞,不顾国家的政事,就会遭受亡国的灾祸。七是离开朝廷到远方遨游,忽略臣下的劝谏,那是危害自身的做法。八是做错了事,不听从忠臣的忠言,却一意孤行,那就是败坏名誉受人讥笑的开端。九是不考量国内的力量,而依赖国外的诸侯,那就是国土被割削的祸患。十是国家弱小,却颟顸无礼,不采纳谏臣的意见,那就有断绝后嗣的趋势。

312、亡国之主必必下有自字骄,必自智,必轻物。(卷三十九  吕氏春秋)

【白话】亡国的君主,必定是自大骄傲,简慢贤士;必定是自作聪明,专独刚愎;必定是轻视事务,无有防范而招致祸患。

【补充】商务印书馆所印《群书治要》,有眉批「必下有自字」,而世界书局二○一一年三月出版的《群书治要》则无。

313、故礼烦则不庄,业众则无功,令苛则不听,禁多则不行。(卷三十九  吕氏春秋)

【白话】所以礼节繁琐则不庄重,事业繁重则绩效不彰,政令烦苛则群众不听从,禁令过于众多,则会行不通。

314、鸟穷则噣,兽穷则攫,人穷则诈,马穷则逸。自古及今,未有穷其下而能无危者也。(卷十  孔子家语)

【白话】鸟被逼到了极点就要啄,兽被逼到了极点就要用爪夺取,人被逼到了极点就要欺诈,马被逼到了极点就要逃奔。从古至今,没有见过一个君王逼迫臣民到走投无路,而自身还能没有危险的。

315、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卷九  论语)

【白话】孔子说:「君子有三件应该警惕戒备的事:少年时,血气尚未稳定,应该警戒,不要把精力放纵在色欲上;到壮年时,血气正旺盛,应该警戒,不要争强斗胜,而应以此饱满的体力精神用于正当的事业;到老年时,血气已经衰退,应该警戒,不要贪得无厌。」
316、古人阖棺之日,然后诔行,不以前善没后恶也。(卷二十九 晋书上)

【白话】古人在盖棺论定后才写诔文来哀悼,不用以前的善行掩盖后来的罪恶。

【注解】诔:哀祭文之一种;乃累列死者生时德行、功业,所为之文辞。

317、君子有三鉴:鉴乎前,鉴乎人,鉴乎镜。前惟训,人惟贤,镜惟明。(卷四十六  申鉴)

【白话】君子用三种事物来自我明鉴:明鉴于前事,明鉴于他人,明鉴于铜镜。以前事为明鉴,可吸取教训;以他人为明鉴,可求得贤德;以铜镜为明鉴,可看清自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