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凡四訓》複講(第三十四課)

         韓鑫堯老師複講

尊敬的諸位長輩諸位學友

大家好!今天,學生韓鑫堯和大家共同學習《了凡四訓》。我的學習方法是完全複講。好,下面開始正式進入複講。

這一年,了凡先生三十七歲,他去考進士,跟同伴一共十個人,嘉善縣一共十個人。十個人當中他看出來了,“丁敬宇”,敬宇是他的字,他的名字叫丁賓,這個人在十個人當中年歲最輕,“年最少”,非常謙虛。了凡就告訴另外一個同伴,也是參加考試的費錦坡,跟他講,他說:“丁敬宇今年一定會考中,中進士。”費就說:“何以見得?”了凡先生說:“惟謙受福”。這一句就是從《易經》裡頭下的定論。“兄看十人中”,你看我們十個人當中,有哪一個像丁敬宇這樣謙虛的?“恂恂款款”,是講的信用、忠厚、誠實。“不敢先人”,總是居人之後,這個難得,不敢為人先。“有恭敬順承,小心謙畏”,對於每一個人都能恭敬順承;換句話說,在大眾之中他不堅持成見,能夠隨順別人,這個難得!“有受侮不答”,他受別人侮辱,他沒有一句話說。“聞謗不辯”,聽到別人毀謗他,他不辯白。丁敬宇都做到了,他一個人能夠如此,天地鬼神都會保佑他,哪有不中的道理?及開榜,果然中了。了凡先生沒中,了凡考進士考了三次,前面兩次都沒中,這是頭一次。他三十七歲這一年去考試,沒有考中。第二位他舉的馮開之,這一年了凡先生四十三歲。

  【丁丑在京

  丁丑年是公元一五七七年,我們用公元來計算,我們的概念比較清楚。這一年他又去考進士,這是第二次去考,第一次是三十七歲,第二次是四十三歲,第二次去考。

  【與馮開之同處

  這也是跟他同時去考試的馮開之,也是浙江人,是他們的同鄉。

  【見其虛己斂容,大變其幼年之習。

  他年輕時候的習氣全都沒有了,馮開之這一次參加考試中了狀元,就是進士的第一名。

  【李霽巖,直諒益友,時面攻其非,但見其平懷順受,未嘗有一言相報。

  當時有一位李霽巖先生,這是很直爽的一個朋友,見到別人的過失,他要當面批評。見到馮開之也是毫不客氣批評他,可是馮開之“平懷順受”,心裡聽到之後非常平靜,完全接受。“未嘗有一言相報”,“相報”就是辯白,沒有一句話來辯白,別人所指責的完全承受。

  【予告之曰

  他跟馮先生講。

  【福有福始,禍有禍先。

  禍福都有預兆,“始”跟“先”當預兆講。

  【此心果謙

  他這謙虛不是裝的,是真的,出自於真誠心。這樣謙虛的人:

  【天必相之

   “相”是襄助,老天爺也會襄助他。

  【兄今年決第矣

  他就判斷:你今年一定考取。

  【已而果然

  不但他考取,他是第一名被錄取,以後官做到翰林院的編修。這是第二次了凡先生參加進士的考試,遇到同鄉的馮先生。第三個例子:

  【趙裕峰,光遠,山東冠縣人,童年舉於鄉,久不第。

  “童年”,沒有滿二十歲,二十歲叫“弱冠”,十九歲以下叫“童年”。可見這個人相當聰明,他童年的時候就中舉人,考取舉人。以後考進士就沒有辦法,考了許多次都沒有考取。

  【其父為嘉善三尹

  他的父親是嘉善縣的三尹。三尹就是縣裡面它的地位是在第三級。通常我們叫大尹,大尹是縣長,大概要照現在的說法,二尹應當是祕書長、主任秘書,三尹大概是科長,這縣政府的組織。

  【隨之任

  他隨著他的父親到嘉善來就職,他父親相當於縣政府的科長。

  【慕錢明吾

  錢明吾是當時的一位學者,很有學問、德行的一位老先生。

  【而執文見之

  他自己做了文章,把自己的文章帶去給錢先生看。

  【明吾悉抹其文

  錢先生把他的文章大幅度地批改,許多地方都把它劃掉了。

  【趙不惟不怒,且心服而速改焉。

  通常文人的習氣,總是自己的文章好,別人改動自己文章,心裡總是不服。可是趙裕峰不一樣,錢先生改了他的文章,不但沒有一點怒容,而且真正是心服,心服口服,確實能夠改正。

  【明年,遂登第。

  到第二年,他再參加進士考試,他考中了。謙虛重要!第四位是夏建所:

  【壬辰歲,予入覲,晤夏見所。

  這一年是了凡先生五十八歲,入覲是見皇帝,在京城遇到夏建所。

  【見其人氣虛意下,謙光逼人。

  非常謙虛,真正做到自卑而尊人。

  【歸而告友人曰

  他回來告訴他的朋友們說。

  【凡天將發斯人也,未發其福,先發其慧;此慧一發,則浮者自實,肆者自斂,建所溫良若此,天啟之矣。及開榜,果中式。

  壬辰年遇到夏建所,他觀察非常準確。“凡天將發斯人也”,這個話就是說,這個人將要發達之前,福報還沒有現前,智慧已經透出來了。智慧透出來之後,“則浮者自實”,“浮”是輕浮,他自自然然就老實了,放肆的自自然然他就收斂了。“建所溫良若此,天啟之矣。”這是老天爺啟發他,他智慧開了。這一次考試開榜的時候,果然中式。第五位是張畏巖,這是反面的一個例子:

  【江陰張畏巖,積學工文,有聲藝林。

  書念得好,文章寫得好,在現在講學術界裡他有相當的聲譽,大家都非常讚歎他。

  【甲午,南京鄉試。

  “鄉試”是考舉人,張畏巖是個秀才,考舉人。

  【寓一寺中

  住在一個寺廟裡。

  【揭曉無名,大罵試官,以為瞇目。

  考試完了之後,揭曉的時候,他沒考中。沒考中他就罵考試官:“我的文章寫得這麼好,為什麼沒有被錄取?”心裡非常不平。

  【時有一道者,在旁微笑。

  “道者”是一位道長。道長在旁邊聽他在那裡大罵試官,在那裡不平,埋怨!這個道長在旁邊笑。

  【張遽移怒道者

  張畏巖罵考試官,道者在旁邊譏笑,他就轉過來罵這個老道。

  【道者曰:相公文必不佳。

  道者就講:相公,你的文章一定不好。

  【張益怒曰

  張脾氣就更大了。

  【汝不見我文,烏知不佳?

  你沒有看到我的文章,你怎麼曉得不好?

  【道者曰:聞作文,貴心氣和平,今聽公罵詈,不平甚矣,文安得工?

  這道長講得有道理。作文一定要心氣和平,心平氣和才能寫得出好文章。現在聽你罵考試官,你的心非常不平,你的文章怎麼能寫得好?張畏巖也算是很難得,他聽了道長的話,說得很有道理。

  【張不覺屈服,因就而請教焉。

  他就把怒息下來,反過來向道長請教。這個難得,不容易!

  【道者曰。中全要命。命不該中。文雖工。無益也。須自己做個轉變。

  這個道長跟張畏巖講:考試能不能考中,那是命。命裡頭要是不該中,你文章作得再好,都沒用處。所以古時候考試,沒有不重視陰功,上是祖宗積德,下是自己要有陰功,積陰德,積些善事不為人知道,鬼神在當中默默地保佑,你參加考試中的機會就很多。所以道者就告訴他:你必須自己做個轉變。就如同了凡先生遇雲谷大師一樣。

  【張曰

  張畏巖講:

  【既是命,如何轉變?

  既然命裡頭不該考中,我怎麼個轉變法?

  【道者曰:造命者天,立命者我;力行善事,廣積陰德,何福不可求哉。

  道者講,造命雖然是天,可是“立命者我”,他這個意思跟雲谷禪師的說法完全相同。勸他“力行善事,廣積陰德”,有求必應!

  【張曰:我貧士,何能為?

  我是一個貧寒的讀書人,你叫我去做善事,我沒有力量。縱然心裡想做,所謂是力達不到,“心有餘而力不足”。

  【道者曰:善事陰功,皆由心造,常存此心,功德無量。且如謙虛一節,並不費錢,你如何不自反,而罵試官乎?

  教他修善積德的方法。善事陰功都是由心造,要常常存一個善心,常常存幫助別人的心,這就無量功德。這就舉現前的例子,謙虛這一節,不要花錢,你可以做得到的;你為什麼不自己反省,你去罵考官?這就是你的過失。

  【張由此折節自持

  張畏巖從此之後,把傲慢的習氣慢慢都改掉。

  【善日加修,德日加厚。

  真老老實實斷惡修善,天天做反省的功夫,所以他的善德天天有進步。

  【丁酉,夢至一高房,得試錄一冊,中多缺行。問旁人,曰:此今科試錄。

  丁酉年,有一天做了一個夢,夢他自己到了一個很高大的房子裡。這高大的房子一定是政府辦事的機構,不是平民的住宅,建得很高大。他在這裡面看到一本名冊,名冊裡面有許多格子缺了。他很好奇,問旁人:“這是什麼東西?”別人告訴他,這是今年考試錄取的名冊。

  【問:何多缺名?

  他就問:“為什麼名冊裡好多空格缺名的?”這個人說:

  【曰:科第陰間三年一考較。

  每三年等於說重新審查一次。

  【須積德無咎者,方有名。

原本名冊有名的,這三年當中他要是積德,他沒有過失,他的名字才保全。

如前所缺

  你看到這裡面空格的。

  【皆係舊該中式

  他原本應該在這一次考中的。

  【因新有薄行而去之者也

  因為這三年當中他造作惡業,名字除掉了。

  【後指一行云:汝三年來。

  你這三年來。

  【持身頗慎,或當補此,幸自愛。

  他說:你這三年來,你能夠折節自持,每天修善積德,或者可能補這一個缺,希望你自愛。

  【是科果中一百五名

  這一次參加考試,這就是丁酉年參加考試,果然被他考中,考中第一百零五名。改過確實有效驗。

  下面是第二段,這是總結:“虛心屈己,受福之基”。

  【由此觀之,舉頭三尺,決有神明。

  我們人如何跟天地鬼神相處?現在這個世間,一般人不相信,不相信有鬼神,對鬼神這個事情完全置之不理。鬼神有沒有?鬼神有。鬼神照不照顧你?不再照顧了,鬼神雖有,也遠離了。人不信佛菩薩,不信天地鬼神,天地鬼神只好站在一旁冷靜地觀察,看你造作罪業,看你受惡報。什麼時候你回頭了,你回心轉意了,知道懺悔了,天地鬼神還是來照顧你。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鬼神也不例外。

  【趨吉避凶,斷然由我。

  自己一定要造因,這一點鬼神沒法子幫助我們。

  【須使我存心制行,毫不得罪於天地鬼神,而虛心屈己,使天地鬼神,時時憐我,方有受福之基。

  這幾句話很重要。我們一定要存善心,一定要制止自己不正當的行為,天地鬼神是善良的,我們造作不善就得罪於他。我們修善積德,這就跟天地鬼神同心同好,同樣的嗜好。“虛心屈己”,“屈”是要折節,要委曲自己,我們常講委曲求全,這樣天地鬼神自自然然就加持你。無論在什麼處所,無論對什麼人,自己能夠遷就一點,委曲一點,好!這才是“受福之基”,“基”是基礎。

  【彼氣盈者,必非遠器。

  這個人氣勢凌人,貢高我慢,這個人的前途不會遠大。“必非遠器”,“器”就是度量,度量有大小;這個人的度量不大,度量不大成就也不大。

  【縱發亦無受用

  也就是說,這樣的人就算發達了,也不會長久享受到福報。

  【稍有識見之士,必不忍自狹其量,而自拒其福也。

  這是說稍稍有見識的人,必定不忍心把自己的度量搞得那麼狹小,自己遠離自己的福報。可是今天在社會上,我們看到這一類的人不在少數。

  【況謙則受教有地,而取善無窮,尤修業者所必不可少者也。

  這一句話很重要。何況一個人能謙虛,他就能接受別人的教誨。你要是自滿貢高,誰肯教你?你能夠虛懷若谷,那些有德行、有學問的長者見到你,都歡喜教你,都歡喜幫助你,都歡喜成就你,你“取善無窮”!尤其是“修業者”,讀書人、做學問的人,“所必不可少者也”。再看下文:

  【古語云:有志於功名者,必得功名;有志於富貴者,必得富貴。人之有志,如樹之有根。立定此志,須念念謙虛,塵塵方便,自然感動天地。

這是了凡先生舉古人的話來說。有志求功名,有求必應,孟夫子說的,必定得功名;有志於富貴,必定得富貴。這裡面,求之要有道。我為什麼要求功名?功名,諸位要知道,這是古時候考取舉人、考取進士,目的是在做官。做官的目的,是在為人民服務;換句話說,是希望找到一個為人民服務的機會,目的在此地,決定不是利益自己。如果為自己的富貴榮華,那你求之就不是道。你命裡頭有功名、有富貴,是前世所修的。這一生當中命裡頭沒有功名、沒有富貴,我求功名、求富貴,不是為自己求;為自己求,求不到的。為什麼人求?為社會求,為眾生求。希望我求的這個職位,能夠為人民服務。這個心,這個願,天地鬼神都讚賞,所以天地鬼神會幫助你。

古時候讀書跟現在讀書,確實不一樣。現在讀書人念大學、念研究所,你問他為什麼來讀書、來念這個學位,都是為自己。為自己的名聞利養,為自己五欲六塵享受,這跟從前完全不一樣。所以我們讀這個書,天地鬼神還有沒有?我告訴同學們,肯定有。就如同我們這個社會,我們這個社會惡人雖然很多,但是善人還是有。善人就好比是天地鬼神,惡人就好比是妖魔鬼怪,現代這個社會,妖魔鬼怪是不少。佛在《楞嚴經》上告訴我們:講這個末法時期,也就是講現在這個時代,“邪師說法,如恆河沙”。邪師指的就是妖魔鬼怪。妖魔鬼怪跟佛菩薩不同的地方在哪裡?諸佛菩薩教人正法,教人斷惡修善;妖魔鬼怪教人邪法,教人增長貪瞋痴慢;他教的東西不一樣。那我們想想,現在這些世間人,為什麼這麼多的人去信仰邪教,接受邪法?很簡單,他教給你貪瞋痴慢,教給你享受五欲六塵,教給你可以不擇手段,那正中我懷,自然就跟著去了。所以邪師說法如恆河沙,邪惡的力量充斥社會。正法,正法只有隱藏起來,正法希望不被邪法完全滅絕,那只有用低姿態來求生存,這就是所謂“法弱魔強”。我們要明白這個道理,在這個環境當中,我們一心向善,自然得諸佛菩薩、善神的保佑。不要看到現在社會的現象,處處讓我們灰心。如果我們真的灰心消極了,不僅是不利於自己,自己不能夠奮發向上,不能提升自己的境界;既不能提升,必定墮落。我們也對不起古聖先賢,對不起歷代祖師大德的正法承傳,我們要明白這個道理。

所以即使在今天這個社會,我們還要立志,我們還要向上,我們要做出一個好榜樣來給別人看。艱難、困擾是決定有的,這個力量肯定是大的,我們要能突破。當外面邪魔力量十分強大的時候,我們要知道退避。古大德的方法是隱居,躲到深山隱居,與他們決定不產生利害的衝突,正法還是可以綿延下去。古來的大德遇到這種災難,往往是隱居在深山,教一、兩個學生,法脈永遠不斷。到眾生有福的時候,這些傳人傳到後代,決定開花結果。譬如禪宗就是很好的例子,達摩祖師到中國來傳法,沒有人認識他,跟梁武帝見了面,言談之間不能得梁武帝的歡心,梁武帝不護持他,他只有到少林寺去面壁,一生傳一個人,慧可。慧可一生也傳一個人,傳僧燦。只要傳一個人就行,這個法就不會斷掉。到了第六代,惠能大師緣成熟了,五祖忍和尚把這個法傳給惠能,惠能居然在一生當中傳了四十多個人,而且把禪宗傳遍了中國。這在佛法講“時節因緣”,因緣不成熟不能勉強,勉強決定反受其害不得其利。

    請看“謙德之效”最後這一段,我們先把文念下來:

  【古語云:有志於功名者,必得功名;有志於富貴者,必得富貴。人之有志,如樹之有根。立定此志,須念念謙虛,塵塵方便。

  求取功名富貴的用意,前面已經跟諸位說過了,大概都不外乎尋求一個為眾生服務的機會。在今天的社會,可以說在本質上跟從前產生了很大的變化。現在我們要找一個為社會、為眾生服務的機會非常之多,無需要求取功名,也能夠達到為一切眾生興建大利,每一個行業幾乎都有平等的機會。在工商業裡面,我們現在看到的許許多多跨國的公司,這些企業家們,可以說古時候功名與富貴,他們都是兼而有之,這是過去生中修積的大福德因緣,才有這樣殊勝的果報。

好,今天的時間到了,學生就複講到此地。在複講的過程中,如有差誤之處,懇請諸位長輩、諸位學友給予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校址:中國安徽廬江縣白湖鎮胡榜村           郵政編碼:231552
電話:(0551)87588168 15375086001           郵箱:ljctwhjyxx@163.com  學校帳號
廬江傳統文化教育學校建站時間:2004-2018         皖ICP備09004022號
 皖 公网安备 34012402000038号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