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伯克段于鄢》

(一)

尊敬的諸位老師,諸位長輩,諸位學友:

大家好!學生很感恩有這個機會和大家共同學習《古文觀止》。現在,我們一起走進第一篇文章,《鄭伯克段于鄢》。

這一篇講的是發生在鄭國的一樁很重要的歷史故事。我們先從題目看起。周朝周天子分封諸侯時,分為五個等級,公、侯、伯、子、男。鄭國的等級是伯,文章裏的鄭伯是鄭莊公。往上追溯,鄭桓公友是周厲王的小兒子,是宣王的弟弟,宣王二十二年始封於鄭邑。後來東遷至雒水東部,建立鄭國。第二年桓公被殺,武公即位。武公娶了申國女子,武姜。武姜生有兩個兒子,一個是莊公,也就是題目中的鄭伯,另一個就是段,他的名字叫共叔段。這個“共”,是國名。段在和哥哥打仗失敗後逃到共國。這個“叔”,是指兄弟排行。古人以長幼來分,稱為孟、仲、叔、季,段是武公的小兒子,所以有個“叔”字,這就是段,共叔段。“鄢”是地名,鄭國的一個城邑。莊公在鄢地打敗了段。現在題目中還有那個字沒有說到?“克”,為什麼用個“克”字?我們什麼時候會用克?克星,金克木。兩方是對等的,而且在“克”的過程中,雙方都沒有好處,為什麼?互相傷害的同時,自己也會受傷,就像用刀砍木頭,刀給了木頭一個傷口,因為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木頭也在給刀一個力,刀也會漸漸變鈍。如果木頭很硬,刀甚至會卷刃。那麼我們知道《春秋》經的敘事,有以“一字寓褒貶”之稱,作者在這裏沒有用“討”,用“攻”,用“伐”而是用“克”,他想要告訴我們什麼?好,我們在這裏留一個問題,帶著它我們來進入正文的學習。

【初,鄭武公娶於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

“初”,敘其始也。從前,武公娶了申國的女子,叫做武姜。因為申國是姜姓國,武公諡號為武,所以稱她為武姜。她生有兩個孩子,莊公和段。

【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

什麼是“寤生”?司馬遷先生在《史記·鄭世家》中說:“生太子寤生,生之難,及生,夫人弗愛。”凡是生孩子頭先出來為順產,手腳先出的都不利於父母,或認為這個孩子不祥,所以世俗不喜歡这样的孩子。莊公寤生是逆生,難產,母親因此受驚並且厭惡他也是可以理解的。另外一種解釋,是杜預在注疏中提出的,他說“寤寐而莊公已生故驚而惡之。”意思是姜氏在睡覺時不知不覺莊公突然就生了下來,吃了一驚,所以很討厭這個兒子。我們課本注與杜預夫子解釋相同。課本注中說“猶蘇也”,生產很難,絕而復蘇。也就是說武姜昏睡中生下莊公,醒來時才發現因而受驚,給他取名叫寤生,並且很討厭他。

在這裏,我們看課本注,“命名奇”,“一遂字寫盡婦人任性情況。”我們知道,本身母親生產已經很難了,很危險了,再加上難產,更是兇險難料。因此受驚甚至事後心有餘悸,也都是正常可以理解的。但是由此命名,並因而厭惡,的確有些費解,但回到古代社會有類似情況,我們知道周朝始祖後稷母親因為踩上巨人腳趾印而懷孕,從懷孕到生產有諸多不順,因而不喜歡他,三番五次要把他丟掉,每次都不成功,才決定不丟了,後給他取名叫做“棄”。從中多少可以反映出古人對這種不正常出生的孩子,心中有畏懼,有厭惡的,所以會有一些我們今天看來不合適的行為。也都是可以理解的。

愛共叔段,欲立之,亟請於武公,公弗許。

到這裏是第一小節。姜氏喜歡小兒子段,想立小兒子為儲君。我們知道,古代社會是嫡長子繼承制,立長不立幼。姜氏因為自己愛惡之偏,公然違背禮法,向武公請求改立小兒子,武公沒有答應她。亟請,不一請也。“亟”是多音字,此地讀做qì,屢次,多次。小注中有一句話很好“武姜愛惡之偏,以基骨肉相殘之禍。”我們可以看到這種情緒好惡,已經蔓延,甚至在埋下禍根了。《大學》裏講到“所謂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懥,則不得其正;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所好樂,則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心不在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不知其味。此謂修身在正其心。”“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心不正,被情緒所左右,所言所行就會有偏頗,有失公道。學生就是常常被情緒左右的人,可能和某位學長很好,就會很喜歡她,喜歡和學長在一起,喜歡聽她講話、做事,一好百好;如果和某位學長不是很談得來,或是曾有過小的不愉快,那就會始終感覺不順暢,心裏疙疙瘩瘩的,別人一個眼神一句話過來,自己就會想,果真不喜歡我,她就是這樣,真頭疼……各種不好的想法紛至沓來,共同記下那個人的“不好”。有一天在練習微笑時,一位老師分享了導師講經典時的一句話:“生平等心,呈喜悅相。”當下心中頗有受益,是啊,我只看人家“不喜歡”我,“不想理我”,我有沒有反省自己是什麼心對別人?沒有平等地對待。首先自己對人家就沒了好臉色,自己對別人有了定義,人家也感受得到自己的不真誠;而且自己把別人分了三六九等,喜歡,不喜歡,完全是帶著感情和別人相處,所以也常常會出現高興時熱情似火,不高興時冷若冰霜。自己在情緒中搖擺不定,而把周圍的人搞得莫名其妙,真是害人害己。寫到這裏,突然清楚了許多。感謝姜氏母子這一段歷史,更讓自己相信,不能偏憎偏愛,要控制情緒,理智平等待人,給自己的未來種一顆好的種子。

姜氏偏愛小兒子,武公沒有答應她的請求,然後呢?她沒有就此甘休。

【及莊公即位,為之請制。公曰;“制,巖邑也,虢叔死焉,他邑唯命。”請京,使居之,謂之京城大叔。】

文章到這裏是第二小節。“及”,是等到。等到莊公即位,姜氏為她的小兒子請求封邑。做國君是沒有希望了,就為他謀求險要封邑。這就是母親愛子的心吧!但是同樣作為兒子,姜氏一直不公平地對待莊公,這對他的心是怎樣一種傷害啊!母親為弟弟請封,莊公回答說,制邑是嚴峻險要的地方,昔日,虢叔居住在這裏,恃險滅亡。其他地方唯命是聽。姜氏就請求封給他京邑,因為京邑最大。母親總是要把最好的給段,以為這是愛他。讓段居住在京,稱他為京城大叔,這個“大”,讀作tài

這裏提到了虢叔,當時有一個虢國,分為東虢、西虢,東虢國君叫做虢叔,仗著此地險要易守難攻,高枕無憂,終被武公所滅,此地歸鄭。莊公這句回答表明了什麼?他心裏很清楚母親的偏愛,弟弟的驕慢,只是不能明說,這個回答是給母親的一個暗示,或者是一個機會,可是母親一意孤行,繼續為小兒子謀求。每當看到這裏,就在想,到底什麼才是“愛”,我把我所有的一切給你,我認為最好的都給你,不問對錯,不管法制,只要你喜歡,只要你高興,我就為你做,這是愛嗎?人生天地間,人與人的關係不過五種,父子,兄弟,夫婦,朋友,君臣,不管是什麼關係都要建立在道上。“以色相交者,華落而愛渝;以財相交者,財盡而交絕;以利相交者,利盡而交疏;以道相交者,天荒而地老。”真正的愛應是道義上的引導。但母親一味地偏愛、寵愛,而段亦恃寵而驕,莊公的回答,明明心知肚明,卻又要不做聲張,容忍一切。我們看他在給母親機會,可是姜氏始終執著不放。“他邑唯命”,是想限制弟弟,保住自己的位置,保住現有的平衡。對於小注的評價,我們沒有能力也沒有資格評價,只是體會莊公的不易,他在中間很難,也要理解。

【祭仲曰,都城過百雉國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過三國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將不堪

“祭”,讀作zhaì,祭仲,鄭國大夫。就勸諫了,說都城超過百雉,是國家的危害,先王制定了法度,先擺出國家法制。這是規矩。雉,是長三丈,高一丈的度量單位。都城不能超過三百丈。古時候根據身份地位的不同,他的城邑都有規格要求。鄭國是伯爵,侯伯之國其城長三百雉,大都三分其國之一,也就是不能過百雉。中都五分其國之一,即不能超過六十雉。小都九分其國之一,即不能超過三十三雉。現在京邑超過百雉,不合法度,不是先王之制,長此以往,將不能控制,必為鄭國禍害。

在《孝經·卿大夫章》有這樣的教誨:“非先王之法服,不敢服;非先王之法言,不敢道;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意思是說,不是先王所制定的法服,不敢服;不是先王所制定的合乎禮的那個法言,不敢說;不是先王所制定的合乎道德的那個德行,不敢行,不敢做。果真能夠如此,你的言語、行為都不會有什麼過失,能夠盡到自己的本分,敦倫盡分,這就是德行,這就是行孝,果真能這樣做時,對於治下之民也有教化之用,也是為天子盡忠,這是卿大夫的孝道。從中我們也可以學習到,要尊法度,守規矩,盡本分。無論我們是什麼身份,如果失了本分,就會害人害己了。這一段我們就學習到這裡,我們再往下看。

公曰:氏欲之,焉辟害。對曰:姜氏何厭之有?不如早為之所,無使滋蔓,蔓,難圖也。蔓草猶不可除,況君之寵弟乎?公曰:多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

文章到這裡又是一節。大臣開始勸諫了,莊公是什麼態度呢?他說:“姜氏想要如此”,“焉”是疑問代詞,怎能。“辟”同“避”。“怎能逃避得了禍害呢?”讀到這裡,大家有沒有看出什麼問題?莊公稱母親為什麼?“姜氏。”《弟子規》中教誨“稱尊長,勿呼名。”古人敬重父母如敬天,絕不敢稱父母的名諱的,但是莊公竟然對著臣子,可以說是下級、外人,很漠然地說“姜氏欲之”,好像一個路人,可見他對母親一點感情也沒有,一點尊重也沒有。但一個巴掌拍不響,莊公固然不對,姜氏自己呢?

人必先自侮,而後人侮之。她偏憎偏愛,一意孤行,固執己見,情緒用事,自己一步一步種下不善的因,自然得不到大家的尊重,我們就要吸取教訓啊!

那莊公應該怎樣做呢?《弟子規》中教導,“親憎我,孝方賢”,二十四孝中大舜至孝感天,全家人意欲加害舜,但他一味至誠,終於感動天地,感動萬物,感動了父母、弟弟。如果莊公可以堅持行孝,一味去做,盡孝、盡本分,敬奉母親,友愛弟弟,是可以止住這個禍害的,而莊公看到他們行有偏頗時,還一味順從,這對嗎?《弟子規》中怎麼講?“親有過,諫使更,怡吾色,柔吾聲。諫不入,悅復諫,號泣隨,撻無怨。”老祖宗很慈悲,早就教誨我們怎麼做了,只是我們常常遇到考試就迷惑了,所以遇到問題就可以直接到經典中去尋找答案。真的要無限感恩!好,今天我們就學習到這裡,在以上過程中,如有差誤之處,懇請大家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校址:中國安徽廬江縣白湖鎮胡榜村           郵政編碼:231552
電話:(0551)87588168 15375086001           郵箱:ljctwhjyxx@163.com  學校帳號
廬江傳統文化教育學校建站時間:2004-2018         皖ICP備09004022號
 皖 公网安备 34012402000038号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