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諸位長輩、諸位學友,大家好!

我很感恩有這次機會,和大家共同學習《大學》。

上一次講到“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今天我們接著往下講。

“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修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這兩方面,向這上面去學,就接近大道了,現在就是講明明德。“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古之”是古時候。大學是曾子著作的,曾子是從孔夫子那裡學來的。孔夫子是述而不作,大學裡面的道理,不是孔夫子發明,是祖述堯舜,把堯舜之道敘述出來。敘述是以堯舜之道爲本,所以堯舜是古之。從堯舜之道往上推,還沒有文字的時候,那就是伏羲氏,伏羲氏作《易經》,用陰陽兩個符號畫卦,先畫八卦,然後把八卦重疊起來,成爲六十四卦。六十四卦裡面,含有明明德、親民這個道,就是曾子講的大學之道。因此這裡講“古之”,真正說起來,是從伏羲氏開始。到黃帝、堯舜、夏商周三代的三王,再到孔夫子,都是述而不作。孔夫子把這個先王之道敘述出來、集爲大成,所以是集大成的聖人。

前面講兩綱八目,八目包括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習主席在2014年5月4日的北大講話中說了下面一段話:“中國古代歷來講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從某種角度看,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是個人層面的要求,齊家是社會層面的要求,治國平天下是國家層面的要求。”這段話對八目做了一個整體的闡釋。下面我們一句一句來看。

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要想“明明德於天下”,就是教天下人都能夠明明德,必須先治國。教天下人明明德,必須先把自己的國家治理好,一切都步入正軌,繁榮昌盛。最重要的,是通過教育,教育國家的人民,讓大家都知道明明德。人人都能明明德,都能按照古聖先賢所教導的道理去做,國家必定是長治久安,人民安居樂業。

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要想把國家治理好,有個先決條件,必須先把自己的家治理好。家裡的人,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妻互相尊敬,一切都有條理,條理就是倫理,人倫的一切都有條理。自己這個小家庭治理好了,然後去治理大家庭。所以要把國家治好,先要齊家。

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家庭裡面,夫妻是家庭最基本的結構,要想把家庭治理好,夫妻雙方都要作出示範,無論是丈夫還是妻子,都要修身,這修身很重要。自己不能修身,比如說丈夫,不能作一個示範出來,要想妻子盡到作妻子的責任,這就辦不到。妻子這一方面也是如此,兩方面都要修身。從夫婦各人講修身,然後推到父子關系、兄弟關系,大家都要修身,家庭裡每個人都要修身。古時候,家庭有家長,家長首先要作一個表率。家裡的人,上有父母,下有兒女,與自己平等的是妻子。要想全家所有人都能夠各盡其分,作家長的人,先要自己帶頭來修身。自己不能帶頭修身的話,這個家一定就亂了。所以在這裡講“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先要修身。

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要想修身,必須先正心。正心,這個心是指自己整體的心理,心要正。“正心”不容易把握。心正不正不能從表面看出來,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說明“知心”之難。知心之難就在於不能把握心到底正不正。儒家講的“正心”就是讓自己做到問心無愧,恪守自己的本分,無論做任何事情都不違背倫理道德。

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正心”的關鍵是“誠意”。這個“意”,朱子解釋爲“心之所發也”,“誠意”解釋爲“實其心之所發,欲其一於善而無自欺也”。在這裡講,這個心平常是不起作用,要起作用的話,先有意識出來。比如說我們問人家言語所表達的意思,就問他是什麽用意。從他的用意裡面,可以了解他內心的想法。意必須“誠”,“誠”這個字非常重要。心正不正,先看意識誠不誠。意識怎麽樣是誠呢?誠這個字,中庸裡面講,「誠者,天之道也」,誠是天之道,是本有的,指的就是明德,聖人這個明德起作用的時候,不管是心、是意都是光明的,透徹圓明,沒有任何昏暗。我們普通人,雖然跟聖人的明德是一樣的,我們本有的,但是這個德起作用的時候,就變成昏了,不是明,心就不正了,這是爲什麽呢?自私心在障礙。起心動念,看自己的念頭是爲私的還是爲公的,凡是爲自己利害著想,有了自私心,心就不正。即便百分之九十九是爲公,百分之一爲私,都不是真心,心都不正。心不正意識跟著就不誠,明德就不明。爲公的,還要看爲的是小公還是大公,小公呢?在家庭裡面,爲這一個家;在團體裡面,爲這一個小團體。這是小公。大公是什麽呢?《禮記•禮運》裡面講到,“大道之行也,天下爲公”。起心動念、言語造作都是在爲天下人,這是大公。被誉为“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的焦裕祿,爲我們做了很好的榜樣。他在蘭考縣擔任縣委書記期間,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同全縣幹部和群衆一起,與深重的自然災害進行頑強鬥爭,努力改變蘭考全貌。他身患肝癌,依舊忍著劇痛,堅持工作,最後倒在了工作崗位上。習主席在《念奴嬌•追思焦裕祿》中寫到:“百姓誰不愛好官?把淚焦桐成雨。生也沙丘,死也沙丘,父老生死系。暮雪朝霜,毋改英雄意氣!”這是真正做到了天下爲公,真正是在實踐聖賢之道。

果然得其誠了,就是說在家對待家人,在國對待全國人,進一步對待天下人,果然誠其意的話,那麽我們一切的行爲,都是發自明德,就是我們現在一般人所講的,由理性發出這個智慧,那就沒有一切利害衝突。

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就重要了,致知在格物。“格物致知”作爲一種修養功夫,是爲學之始,是學成聖人的下手處。明孝宗即位,語求直言,朱子上封事說:“帝王之學,必先格物致知,以極夫事物之變,使義理所存,絲悉畢照,則自然意誠心正,而可以應天下之務。”王陽明也說:“防於未萌之先,而克於方明之際,此正《中庸》‘戒慎恐懼’、《大學》‘致知格物’之功,捨此之外,無別功矣。”

朱子解釋“物”:“猶事也,凡天地之間,眼前所接之事,皆是物。”既包括一草一木的物,又包括忠、孝、仁、義等倫理綱常之事。朱子強調後者說:“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皆人所不能無者,但學者須要常格得盡。事父母,則當盡其孝。處兄弟,則當盡其友,如此之類。”漢儒鄭康成解釋“格”爲來,物就是事情,指的是善事惡事。善的事情來了,自己知道;惡的事情來了,也知道。這個意思是說,能夠辨別善惡,這個物是抽象的。朱子解釋這個物,是把它具體化,內容要廣泛。這個“格”字,說文上說:格,木長兒。段注解釋爲“以木長別於上文長木者。長木言木之美。木長言長之美也。木長皃者,格之本義。引伸之長必有所至。故釋詁曰。格,至也。”朱子解釋“格”也是“至”的意思,解釋“格物”:“格物者,格,盡也。須是窮盡事物之理,若是窮得三兩分,便未是格物,須是窮盡得到十分,方是格物。”朱子講「即物窮理」,如果照他的講法來研究的話,從哪裡開始研究?王陽明讀朱子書,對其中“格物致知”之道不是十分理解,決心實踐一番。於是在庭院中安坐,對著竹子格了七天七夜,最終一無所獲,反而大病一場。由此,他悟出“天下之物本無可格者,其格物之功,只在身心上做”。格物是什麽呢?格除心中的物欲,物是指人心中,對於一切物質的欲望。心中一旦有了私欲,所知所見就會偏而不正。如果能夠格除這些虛幻不實的私欲,心地就沒有偏頗,自心本具的明德自然會顯現出來,一舉一動,全都符合情理。這是聖人爲天下後世所立的修身正心的方法。修齊治平要這樣去修,成賢成聖也要這樣去修。而能夠受益多少,就看自己修習功夫的淺深。

王陽明從研究物質回過頭來,研究自己的心理,這就沒有問題了。所以致知、格物,物是自己的念頭,念頭一出現,立刻就要覺察到。致知是覺悟,任何一個念頭起來,自己都要覺悟。這就是古德講的“不怕念起,只怕覺遲”。念頭起來不要緊,起了念頭,自己立刻就要覺悟,要知道這個念頭是善還是不善,不善念要立刻格除,永遠保持自己的正能量。這些道理,我們都可以運用到日常生活、工作、學習中,都可以通過格物達到致知。比如說,梅蘭竹菊是花中四君子,我們如何從梅蘭竹菊中感悟它們所蘊涵的道德呢?我們看到梅花,就要想到梅花以清逸見長,從而感悟到做人要隱逸淡泊,堅貞自守,在逆境當中,也不能退縮,要守住自己的原則。知道了這個道理,學習梅花不畏艱苦的特性,心就正了。勉勵自己也要做到不畏艱苦,堅貞自守,這就是修身。對家庭來說,如果家境不好,比較貧窮,就好像嚴冬一樣,君子學習梅花的堅忍,保持自己的德性,在家中做到孝老愛親,就像梅花一樣在寒冬中綻放,散發出幽香,這樣在家庭裡面也同樣會感到溫馨,齊家也就做到了。這就是由格物達到致知。

朱子解釋“知”是知識的意思,他說“知,猶識也”。與“物”一樣,“知”也是一個涵義廣泛的概念,在朱子的思想裡,更注重知識的道德內涵,他稱之爲“吾之知識”。這一點被後來的王陽明具體發揮爲“良知”。“致,推極也”,這個推極即是“推出去”之義。既然是推出去,就得從某處推至另一處。這就是由外物之理推至吾心之理,由積累“萬殊”貫通爲“理一”。致知,就是“推極吾之知識,欲其所知無不盡”,“因其已知之理而益窮之,以求至乎其極”。明代王陽明解釋“格物致知”爲:端正事業物境,達致自心良知本體。“‘致知’云者,非若後儒所謂充擴其知識之謂也,致吾心之良知焉耳。”“物者,事也,凡意之所發必有其事,意所在之事謂之物。格者,正也,正其不正以歸於正之謂也。正其不正者,去惡之謂也。歸於正者,爲善之謂也。夫是之謂格。”王陽明把“格”理解成“正”,也能講得通。

下面從格物開始講,“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這是一大段。要想明明德於天下,要想教天下人都明明德的話,先從天下、由外而內一層一層地推,推到最後,致知在格物。現在由內而外,反過來講。在這個世間,我們要學做人之道,目標要安住在聖人上。自己要學好,要明明德,有了工夫了,然後才能夠教化他人。通過明明德來修身,修身然後齊家,齊家然後治國。自己國家治理得非常好,國泰民安,天下其它所有的國家都來學習,天下人都會歸心,那就是平天下了,真正是世界和平。國泰民安怎麽做到呢?就要用大學之道,教化人人都明明德。比如說五倫,五倫講父慈子孝,在家裡父慈子孝,到外面敬老愛幼,與朋友相處講究信用。這些都要去私心,如果私心不去的話,父慈子孝談不上。父慈子孝講到最高的境界,是忘了自我。孝順的兒女,對待父母是如此。父慈子孝,這是天性,不摻雜任何利害關系,真正是從性德裡面流露出來的。對待父母親人能夠忘我,從這裡開始去做,擴大到對待天下一切人。例如2016年感動中國人物裡面的王鋒,火場救人,面對一千度的烈焰,沒有退縮,三進三出,把所有人都救出來了,自己卻被燒成一個炭人。高尚的義舉,令人肅然起敬。一切到了忘我的境界了,無私無我地爲他人,就能夠格物致知。私心、妄念一動就知道,立刻就能把它格除掉,這就誠意了。誠意就正心,然後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是最有效果的。照這個修法,我們在世間處理一切事情,都會處理得非常圓滿,自己學習聖人的話,一定能學得成功。不以這個作基礎,還是各人講自私自利,那是智慧沒開。必須從家庭到國家,以天下人作一個整體來看待,把天下人都放在我們的心中,我們希望天下人都能夠明明德,都能夠學成聖人。

這一段,我們簡明地來講。

格物就是在讀書中求知,在實踐中求知,明辯事物,窮盡事物之理。

致知是從推致事物的道理中,發明本心的良知。如同一面鏡子,本來全體通明,只是被事物昏蔽,暗淡不清,現在逐漸擦去灰塵,使其恢複光明,明了真知。所謂知,是指道德意識而言,知既至,則能明是非、善惡之辨,所見所聞,都能了然於胸。所以物格而後知至。

誠意,朱子說:“知既盡,則意可得而實。”一切都是從內心中自然發出來,沒有任何矯飾,自然能做到“內不欺己,外不欺人”,在“慎獨”上下功夫,嚴格要求自己,修養德性。所以知至而後意誠。

正心,朱子說:“意既實,則心可得而正矣。”念頭上不欺己欺人,心地就不會爲外物所動,不偏不倚,自然就正了。所以意誠而後心正。

修身,心得其正,就能做到公正誠明,沒有偏見、邪念,爲人處事都合乎義理,不違背倫理道德。所以心正而後身修。

齊家,要治理好自己的家庭,做家長的要以身作則,作出一個表率,這樣才能教化家裡面的人。所以身修而後家齊。修身是格物、致知、誠意、正心功夫的落腳點,又是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始發點。這樣由內而外一層一層地推,自然能夠達到天下太平的境界。

好。今天的時間到了,學生的彙報就到此地。在彙報的過程中,如有差誤之處,懇請諸位長輩、諸位學友給予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校址:中國安徽廬江縣白湖鎮胡榜村           郵政編碼:231552
電話:(0551)87588168 15375086001           郵箱:ljctwhjyxx@163.com  學校帳號
廬江傳統文化教育學校建站時間:2004-2018         皖ICP備09004022號
 皖 公网安备 34012402000038号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